留言反馈

当代美德伦理学的国内研究综述(1996-2005)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9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李义天 | 来源:本网发布

  当代美德伦理学,是指自1958安斯库姆(G. E. M. Anscombe)发表《现代道德哲学》(Modern Moral Philosophy)以来的讨论美德伦理学的论文和著作。当中国学界关注和引入这门西方伦理学知识及其相关讨论时,首先想问的是“他们在讨论什么”、“他们在如何讨论”。在此基础上,那些对西方伦理学有精深研究的学者,能进一步对国外同行的陈述展开评析、辩驳乃至重构,而另一方面,具有中国道德知识扎实功底的学者,则以中国文化中的美德资源为依托,对当代美德伦理学赋予中国式的参与性理解。不过,国内对当代美德伦理学的研究,虽已在近十年中取得不少成果,但在广度和深度上仍有所欠缺。下面我们先谈成绩,再谈问题。

一、译 介

  当代美德伦理学既然不是本土知识,因此国内的首要研究方式就是翻译。其中以关注麦金太尔为甚。近十年来,麦氏的几本代表作都已有了汉译本——如,由万俊人教授等所译的《谁之正义?何种合理性?》(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1996年)、《三种对立的道德探究观》(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由龚群所译的《伦理学简史》(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年)。特别是集中体现麦金太尔的美德伦理思想的著作(After Virtue),迄今已有两个译本。一是由龚群、戴扬毅所译的《德性之后》(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

  另一是宋继杰的译本,《追寻美德》(南京,译林出版社,2003年)。相比之下,后出的宋译本更准确地对应英文原意,在译法上是一个更为贴切和成熟的译本。

  2004年第2期的《求是学刊》上,陈真组织译介了一组针对“美德是否

  以及如何推出正确的行动”进行正反两方面探讨的论文,力图反映当代美德伦理学最新进展及其批评。这组文章虽然话题不多、篇幅也不长,但它们可作为一个契机提醒我们,当代美德伦理学还有许多除麦金太尔之外的复杂话题和思路需要厘清。[1](P5-24)

  而最近我刚刚得知,北京大学的徐向东即将出版由他所翻译或编译的两本美德伦理学重要文献,其一是纳斯鲍姆的《善的脆弱性》(合译,译林出版社),其二是论文集《美德伦理与道德要求》(吉林人民出版社)。这正是国内促使当代美德伦理学研究走向广阔的必然之路。

二、解 

  研究西方哲学,翻译工作固然重要,但毕竟不是全部。况且,在日益密切和便利的国际交流的条件下,学者们早已直接面对国外文献。因此,除翻译外,国内直接分析当代美德伦理学的研究成果也逐渐增多。不过,可能由于是麦金太尔思想的重要性,也可能由于是对他的作品译介居多,因而国内学界的讨论还是限于通过对麦氏的解读和阐释,以试图了解当代美德伦理学(者)到底讲了些什么。

  1996年,复旦大学的高国希于在其博士论文基础上出版的《走出伦理困境——麦金太尔道德哲学与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研究》。在该书中,高国希通过对麦金太尔的解读,“力求客观完整地述评麦金太尔本人的理论结构和发展过程,说清楚麦金太尔体系是什么样子,探讨出这一学说与西方道德现实的关系”。[2](P225)

  在《谁之正义?何种合理性?》中译本的“译者序言”里,万俊人教授不仅分析了麦金太尔如何批评现代道德哲学,更重要地,他提醒读者注意麦氏美德伦理思想中所蕴涵历史主义的方法论思路。[3](P11-14)换言之,与现代的规则伦理学相比,美德伦理学不仅给出了一套专门的伦理学命题,而且还展现了一种独特的伦理学方法。而对于麦金太尔最新近的著作——《依赖性的理性动物:为什么人需要美德》,龚群撰文指出,麦金太尔的论证策略有新的变化:麦氏不再强调在历史传统中发现美德,而是通过揭示人类共有的生物学特性——作为脆弱的、有依赖性的动物——来论证共同体和美德对于人的必要性与必然性。龚群准确地看到,麦金太尔之所这么做,是为了发现“一个人类德性共同性的真正支撑点,为从理论上打通不同文化传统意义的德性确立了一个牢固的哲学基础”,[4](P45)以缓解使用“传统合理性”来论证美德时所潜藏的道德隔绝和相对主义危机。

  在了解以麦氏美德伦理学的基础上,国内部分学者就其与规则伦理学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讨论,并进而在整个西方伦理学的视域中对之展开确认与反思。如万俊人曾在《“德性伦理”与“规范伦理”之间和之外》一文中扼要地对比了这两种伦理学态度。[5](P32-33)此外,他还在罗尔斯和麦金太尔“关于‘规范伦理’和‘道德类型学’概念的基本思路之基础上,解析了罗尔斯与麦金太尔在这一课题上美德伦理的争论切入……进而从文化和哲学层面……提出‘多元互补、分层贯通、共同分享’的综合性道德类型学主张。”[6](P32)

  除以上专题论文,在十余年的积累基础上,国内学界随着文献的增多,不少综述文章见诸纸端。这类成果并不局限于对麦金太尔的关注,而是整体而概括地介绍了当代美德伦理学的缘起、发展现状、主要思想家的学说并给予相应点评。如高国希就敏锐地提到,除麦金太尔的亚里士多德主义的美德思想之外,迈克尔·斯洛特是“沿着道德情感主义的线索来发展德性伦理学”,而“以芝加哥大学玛莎·纳斯鲍姆为代表的中年学者,更侧重于斯多亚主义的研究;他们借助于对古希腊哲学和文学的探讨,在西方的影响如日中天,无疑代表着德性伦理的强劲未来”。[7](P32)应该说,借助他们的评述,国内学界能够对当代美德伦理学的基本思想有所了解,获得了一定的线索和启发。因此,此类研究实际上与译介工作一道,为国内学界的进一步讨论提供了基础。[8]

三、建 

  在我看来,国内进一步的建构性讨论主要是以如下方式展开:

  其一,通过对当代美德伦理学的更广泛了解,深究“美德”概念之多重意蕴的可能性。如徐向东就认为,麦金太尔基于传统合理性的美德论证,已造成诸多困境。至少在普遍主义和相对主义之间,麦氏的态度十分暧昧。而借助对玛莎·纳斯鲍姆的分析,徐向东认为,“美德”最好被理解为人们在某些共同的基本经验(grounding experience,徐向东译为“奠基经验”)领域中能够敏感而恰当地行动,以便过上好的生活的一种能力——亦即把某些普遍的道德真理敏感而恰当地运用于具体环境中的“实践智慧”。他认为,我们可以通过诉诸社会的稳定性和统一性的要求、人们的个体理性和民主的公共理性,以免在具体的运用中又陷入各说各话的相对主义里。[9](P327-343)此外,还有学人注意到来自竞争者阵营的学者——英国人欧若拉·奥尼尔(Onora O’Neill)——对当代美德伦理学之“美德”概念的批评。奥尼尔以康德主义为背景,回应美德伦理学的观念,认为美德应被理解为基于实践理性的普遍性要求。[10](P91)

  其二,受当代美德伦理学启发,重新思考道德知识和道德生活,从而陈述自己对“美德”乃至“道德”的理解。如万俊人教授就在《论道德形上学(上)》中谈到,“关于个人的美德理想、关于社会价值(目的)伦理、关于人类的良知或良心,以及关于人类永远无法抛弃的人生信念伦理等,都远远超出底线伦理所能解释的范围”。[11](P115)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赵汀阳的《论可能生活》。该书于1993年首次出版。当时,国内还没有专门地译介或讨论美德伦理学。不过,赵汀阳在该书中的“新目的论”思路及其治学态度——批评规则伦理学(他用的是“规范伦理学”一词)、认为伦理学应当是在生活直观的基础上实现生活的目的和意义,即实现公正与幸福——却与美德伦理学的诸多想法相合,以至于后来的确有人认为其属于美德伦理学。对此,赵汀阳在该书修订本中特别地谈到,“德性伦理学肯定是我的主要理论背景,因为我相信它更接近人们的道德直观。但我只是把它看作是重要的可利用资源,而没有回归古典的复古主张。” [12] (P10)

  其三,将当代美德伦理学同中国传统哲学(尤其是儒家)的相关学说进行对比——或就两者之间的异同予以比较性研究,[13]或借此讨论中国学术中的美德概念,[14]或讨论在当代美德伦理学兴起的启发下,儒家思想资源的本义与功能及其在现代复兴、转化的可能性。[15]但陈来认为,孔子不是在现代美德伦理的意义上讨论“美德”:“德性伦理只是孔子道德思想和人生哲学的一部分。孔子伦理学虽然包含了承继传统而来的德行论面向,但其整个思想已经超越了德性伦理的形态。”[16](P37)

四、局 

  必须承认,中国学界对当代美德伦理学的态度是足够敏锐而积极的。不过,成果虽已不少,但其中的问题亦很明显。在广度上,国内学界的研究着力点过于集中。翻译过来的当代美德伦理学作品,基本上就是局限于麦金太尔;而对美德伦理学的学理讨论,也主要以麦金太尔的思想为主,而其他重要代表人物的思想,只是通过一些综述或文摘有所反映,在国内还没有形成研究规模。由此导致的状况是,大家都知道当代西方有美德伦理学,可似乎谈起当代美德伦理学就等于谈论麦金太尔的学说;除了麦金太尔,我们几乎无话可说。虽然已有几位学者(如陈真、徐向东和高国希等)注意到当代美德伦理学的其他维度与最新进展,但毕竟未成规模和系统,放在整个国内学界的背景下则显得零碎。虽然也已出现了一些试图全面而系统地介绍性文章,但是这类综述性、动态性的文字毕竟是概要式的,又缺乏足够的篇幅更深刻地展开。

  由于未能在“量”上开阔地进行考察,因而就无法充分地消化国外学界的相关成果,因此国内学界必然就难以在“质”上有所提升。广度上的局限,不仅注定约束了深度上的开掘,而且直接影响着我们对当代美德伦理学的一些基本命题的准确把握。而假如我们还不能充分地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那又怎能有效地断言他们是在如何说、他们又为何这么说呢?如果缺少基础性理解,那么我们所已经进行的比较、批评和建构的努力,可能就得打折扣了。

  泛泛而谈“美德伦理学是关注一个人如何成为好人,而不是一个人应当如何行动的伦理学思路”,这是容易的;但要了解这种宣称背后的底蕴是什么,所面对的问题、资源和阻力又是什么,却是不容易的。如果我们不能完成这一更深入的任务,当代美德伦理学的解释力和说服力又剩下多少?因此,在开阔且到位的理解基础上,国内关于当代美德伦理学研究亟待深入的、成体系的拓展。

参考文献
  [1] 陈真.当代西方美德伦理学的最新进展[J.求是学刊,2004,(2.

  [2] 高国希.走出伦理困境——麦金太尔道德哲学与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研究[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6.

  [3] 万俊人.关于美德伦理的传统叙述、重述和辩述(译者序言)[A.麦金太尔.谁之正义?何种合理性?[M.万俊人等译.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1996.

  [4] 龚群.德性思想的新维度——评麦金太尔的《依赖性的理性动物:为什么人需要德性》[J.哲学动态,2003,(7.

  [5] 万俊人.“德性伦理”与“规范伦理”之间和之外[J.神州学人,1995,(12.

  [6] 万俊人.道德类型学及其文化比较视境──兼及现代伦理问题与罗尔斯和麦金太尔对话[J.北京大学学报,1995,(6.

  [7] 高国希.当代西方的德性伦理学运动[J.哲学动态,2004,(5.

  [8] 此类论文还有:龚群.回归共同体主义与拯救德性——现代德性伦理学评介[J.哲学动态,1998,(6);孙君恒.西方美德伦理学的复兴[J.广西大学学报,2001,(6);寇东亮.“德性伦理”研究述评.哲学动态[J],2003,(6);龚群.当代西方伦理学的发展趋势[J.教学与研究,2003,(9.

  [9] 徐向东.相对主义、传统与普遍伦理[A.徐向东.自由主义、社会契约与政治辩护[C.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10] 郑婷,赵刚.朝向正义与德性——奥尼尔论正义与德性的统一[J.国外社会科学,2002,(5.

  [11] 万俊人.论道德形上学(上)[A.万俊人.清华哲学年鉴(2002年)[C. 保定:河北大学出版社,2003.

  [12] 赵汀阳.修订版前言.论可能生活(修订版)[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13] 任剑涛.向德性伦理回归——解读“化理论为德性”J.学术月刊,1997,3);万俊人.儒家美德伦理及其与麦金太尔之亚里士多德主义的视差[J.中国学术,2001,(2.

  [14] 杨国荣.道德系统中的德性[J.中国社会科学,2003,(3.

  [15] 沈顺福.儒家德性伦理学批判[J.东岳论丛,2001,(1;戴兆国.孟子德性伦理思想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02年博士论文.

  [16] 陈来.古代德行伦理与早期儒家伦理学的特点——兼论孔子与亚里士多德伦理学的异同[J.河北学刊,2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