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关于中国经济增长与经济转轨问题的几点思考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0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钱颖一 | 来源:《当代财经》2011年第01期

有两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尤其是结合数据方面的比较分析。

首先是经济增长。这是我们几乎每天要谈到的问题。从历史上看,不同的国家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不同的增长特性。低收入阶段和中等收入阶段不具可比性,与高收入阶段也不具可比性;同一个国家在不同的阶段也不具可比性。在某种程度上,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具有可比性,因为这三个国家起点都比较低,而且人口分别排在世界第一、第二和第四位。在1978 年改革开放之前,中国人均收入落后于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经过30年,中国不仅超过了印度,而且于1998 年也超过了印度尼西亚。所以,在一个起点都较低的可比情况下,较之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中国经济增长成就的确非常令人瞩目,遥遥领先。这是第一个比较的概念。

第二个比较的概念是中国和东亚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相比。一是日本,从1950 年开始起飞,属第一个非西方的国家取得了工业化;第二个是中国台湾,从1958 年开始起飞;第三个是韩国,从1962年开始起飞;中国是从1978 年开始起飞;印度从1991 年开始起飞。从各国经济发展态势的比较中可以发现,中国经历高速的发展并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同周边国家和地区高速发展态势一脉相承。这说明中国的经济增长实际上是在一个亚洲整体较快增长环境中发生的。仔细研究会发现,中国台湾和韩国经济相对于日本而言有一个十几年的滞后,中国经济相对于中国台湾和韩国而言又有一个滞后。如果把时间因素和滞后因素都去掉,并取起飞年作为100,将其对齐,发现各国人均收入变化趋势实际上相当吻合,说明在增长性质上讲,有共同的规律需要我们一起探索。再往前看的话,是不是增长就到了极限呢?每个国家的情况都不一样,要与别的国家和地区做比较的话,其实还有很多的潜力。日本较早就进入低速增长阶段,这里做了一点思考,认为有一点人为的因素,即人为把1950 年作为日本起飞年,因为日本是在战后1950 年开始经济起飞的。但是和中国台湾、韩国、中国相比,日本又有很大不同。在二战之前,日本工业化程度高于其他国家和地区。如果把这一点考虑进去的话,我们应该把1950 年日本当时发展水平往后推移,其实相当于中国台湾和韩国十年之后的水平。从经济发展阶段来讲,这可能更有道理。从这个角度,中国2007 年人均收入大致相当于日本20 世纪60 年代、中国台湾80 年代末或者是韩国90 年代初的水平。

从这个情况来看,中国和这些国家(地区)经济增长态势就更为吻合。最终经济学家要用数据说话,第一要靠数据,第二是对数据的解释。解释数据的方法很重要,第一种看法是从某一个固定年开始看,第二种看法是从改革那一年开始看,第三种是从相同的类似发展阶段来看,如按照人均收入起点看。三种不同的看法会带来不同的解读。如果我们仔细看数据、仔细分析的话,还是会为我们带来一些新的认识。首先,我们会觉得过去30 年的增长在中国的历史上是极其伟大的;其次,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发展也许和其他国家或地区有相同的规律;最后,中国今后的增长潜力仍然相当大。

转型是另外一个非常大的题目,既有经济转型,也有社会转型等,比较窄一点的题目是转轨。转轨的问题实际上是两大类问题。一类问题是重新界定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不是简单的多和少、简单的份额关系,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即市场经济应该建立在法制基础之上。另一类问题是由计划向市场转轨的度量。在过去一二十年中,中国在发展市场经济方面有相当大的进展,也存在很多的问题。

第一个是数据。国外的经济学家讲到政府和市场首先拿出的数字是政府财政占GDP 的比重,这是宏观的指标,而且统计年鉴就有,也比较简单。中国这一比重最低点是1995 年的11%,此后不断上升,在过去的十年间增长了5倍。怎么样理解财政收入占GDP 的比重也是比较复杂的。因为发达国家中这一比重超过30%,但是其中有相当大的部分是社会保障、养老金等,因此不太具有可比性。另一个特别是研究创新、创业较常用的指标,即注册企业所需的天数,一个国家要有活力,必须要有新企业,政府在和企业的关系上第一个关系就是企业进入市场的可行性。这里明显可以看到,北京和上海需要30多天才能注册一家企业,而新加坡、纽约,即使是韩国首尔,其所需时间都少很多。

另外一个是网上的信息,我最近也很关心,牵扯到大学生就业的偏好,这是人民网今年大致估计的数据。大学生最想去的工作单位是什么,政府机关遥遥领先,占63%,国企占11%,剩下的都不超过10%。选择职业表达出来的意愿,同一个优先考虑因素中仍然是经济因素,薪酬待遇、福利保障、职业稳定、空间发展等占了三分之一以上的投票。作为一个数据的反映,让我们在更深层面重思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最后是关于法制建设的指标,这方面我找到一个指标,即关于合同的履行、法律的有效性。排在前面的是三个比较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包括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后面的三个就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我们也看到一些信息,印尼在最近几年确实呈现上升和改善的趋势,印度的情况因为历史不同和我们也很不一样。中国在过去十年大致是持平的。在过去十年中国特别提倡建立法制社会,把市场经济建立在法制基础上,但是整体来讲有升有降,十年间的变化并不大,尽管我们的经济增加了很多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