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传统文化不乏自由主义色彩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0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赖海榕 | 来源:《社会科学报》2011年11月3日(总第1286期)

  一般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充满了大一统的思想、专制的思想,这固然不错,但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长河里,并不是只有大一统和专制的思想,其实也有深厚的自由主义思想。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接近现代自由主义的思想集中表现在老子的思想上;儒家学说整体上不是自由主义,但是并非没有自由主义的论述。

  《道德经》讲了很多要柔弱、要退让、要知雄守雌、要不争、要绝圣弃智的道理,其深层次的原因在于认识到自然和社会的不可预测性,认识到人在自然和社会面前的有限性和渺小性。人有勇猛精进、建功立业的本能和冲动,但是因为自然和社会的发展变化不可预期,不是任何人能够操纵控制,所以人不能总是勇猛刚强精进,而要留有余地,要柔弱退让不争,反而能够取得更长远的成功。绝圣弃智的背后是认识到人的所谓“圣”和“智”在天地面前实在是小儿科,是“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这当然不是说人不要思考,而是说人要始终保持自己的思考实际上十分粗陋的谦虚态度,绝不可产生人能够掌握社会和自然的狂妄思想。

  这和现代自由主义的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处。自由主义的基石是理性的有限性。因为人的理性是有限的,所以人的认识无论跟过去相比取得了多么伟大的进步,都不可能掌握宇宙和社会的全部,相反,不为人类所知的部分要远远大于已知的部分。计划的思想必然失败,正是因为宇宙和社会的变化发展不是理性有限的人类所能事先预料和规划的。社会最完美的秩序是“自发”产生的秩序,而不是外力强加的秩序。

  老子的核心治国思想是无为,统治者要无为,国家才能繁荣富强。这是典型的自由主义思想。为什么这么说呢?所谓“无为”,就是统治者要尽可能少地干预人民的生产和生活,让人民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思想和作为,千百万人民的自由创造将汇成繁荣的大江大海。如果统治者积极干预人民,要求人民必须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必须怎么做,不能怎么做,那么全体人民的智慧就萎缩成为统治者个人,或几个统治者的智慧,或许能够完成一两件金字塔式的工程,但是广大人民和社会的整体必然是贫弱的。因此,只有统治者“无为”,整个社会才能“有为”。在现代社会里,“无为”实际上就是要创造小政府、大社会的格局,这是市场经济和自由主义的思想。

  因此,老子和现代自由主义的思想是相通的、一致的。但是,二者也有显著的区别。首先,现代自由主义在有限理性和国家干预最小化的思想基础上,发展了一套严密的个人权利思想,个人权利的界定为国家干预划出了界限,国家干预不得跨越这个界限,这是现代的自由主义,即哈耶克所说的消极自由,也是严复所说的“群己权界论”,其中“群”是国家,“己”是个人。老子的思想是自由主义的,但是后来的中国人没有在老子的思想基础上发展出国家和个人的权利边界体系。其次,现代自由主义发展出一套运作机制,如法治、分权、制衡、选举等,来约束掌握权力的人。在老子的思想基础上并没有生长出这一套机制,要不要“无为”,如何“无为”,取决于统治者个人的悟性和主观选择。

  庄子是另一种指向的自由主义。所谓逍遥,是不论外在有怎样的束缚,个人的内心都充满了自由感。在庄子的自由观的基础上,发展不出群己权界的观念和学说,因为在庄子那里,群己权界不是问题,只要自己具备了丰富的想象力并欲求超脱,便是自由的,便得到了自由。释家的自由观与庄子相近,是欲求解脱的自由观。“色”和“空”可以认为是对应于“暂时”和“永恒”。一切事物从“暂时”的角度看,都是斑斓的;从“永恒”的角度看,都要灰飞湮灭。不自由就是被“色”所困,当人认识到“空”的必然性时,人就会得到解脱和自由,这实际上也是一个内心体验的问题,与群体和个人的权利边界在哪里的问题没有关系。所以,庄子和释家的自由观与现代自由主义相距较远。

  儒家学说在整体上不是自由主义,但是其中不乏自由主义的论述。例如,子曰,“勿意、勿必、勿固、勿我”。这实际上十分强烈地表明了理性有限的观念,用在治国上就可能接近于老子的“无为”。假如统治者不“意、必、固、我”,那么他要怎样做呢?恐怕最佳的选择就是“无为”了,就是让大家根据自己的意思各自去做。实际上尊奉儒家为国家意识形态的历代皇帝,常常在自己的书房挂着“无为”的匾额,可见儒道相同性之一般。儒家的有些论述不是那么明显地表明了自由主义,但是也暗含了自由主义的气息。例如,子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又如,子曰,“过而不改,过也”。君子是儒家的理想人物,在儒家看来,君子并非全知全能,是会犯错误的,不仅会犯错误,而且存在着固执己见、知错不改的可能,所以要谆谆教导改正错误的伟大意义,这实际上暗含了有限理性的观念。

  总之,中国传统文化既有大一统和专制的思想,也有接近现代自由主义的思想,传统文化的旨趣是复杂的。东西方文明并非一般人以为的那样南辕北辙、势如水火,相反,两者其实有某些相通之处,只是不易觉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