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新形势下中央和地方关系研究——基于博弈论的分析视角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0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闫 建 陈建先 |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何为中央,何为地方?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关系如何?这些问题在宪法的具体条文中只有着原则性的规定。而在当今世界正在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化,当代中国正在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革,机遇前所未有,挑战也前所未有,机遇大于挑战的新形势下,如何保证遵循在中央的统一领导下,充分发挥地方的主动性、积极性,就需要进一步的分析。本文试图从博弈论的研究视角来作一探究。

  一、中央与地方关系处理是场动态博弈

  在这里,我们首先需要了解一下关于博弈的最基本常识——博弈的含义和博弈的分类。

  博弈(game),即一些个人、队组或其他组织,面对一定的环境条件,在一定的规则下,同时或先后,一次或多次,从各自允许选择的行为或策略中进行选择并加以实施,各自取得相应结果的过程[[1]]。一个完整的博弈至少包括三个要素:1.博弈的参与人或局中人(players),即谁参与这个博弈;2.可供参与人选择的行动集(actions)或策略集(strategies),即参与人有哪些选择;3.参与人的支付(payoffs),即在博弈的各种对局下各参与人的赢利或者得益。

  博弈论主要分为两大领域:非合作博弈理论和合作博弈理论。非合作博弈理论的核心问题是策略选择,研究参与人如何在利益相互影响的情况下作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合作博弈理论的核心问题是利益分配,研究参与人已经达成合作之后如何分配利益[[2]]。根据博弈的过程和关于得益的信息,我们又可以将非合作博弈划分为四类:完全信息静态博弈、完全信息动态博弈、不完全信息静态博弈和不完全信息动态博弈。

  长期以来,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比较单一,主要表现为地方忠实地执行中央的决定和命令,努力地扮演好中央“代言人”的角色。中央通过运用人事、财政和行政等途径来控制地方,与中央发生关系时地方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其角色主要体现在对中央决策的接受与实施程度上。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完善,中央与地方之间的权力关系改革也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多元化的利益结构和分权机制逐渐代替中央高度垄断的集权结构,主客观两方面的因素共同促使地方的角色发生改变,地方不再单纯地作为中央的“派出机构”而存在。地方产生利益诉求,主体意识觉醒,并具备实现自身利益的能力,俨然成长为具有相对独立职责的控制主体。中央和地方的关系逐步演变成了一种博弈关系。

  在这个博弈中,三要素分别是:1.作为参与人的中央和地方;2.可供中央和地方选择的方法和做法;3.中央和地方在各种对局下得到或期望得到的效用水平(即赢利或者得益)。

  在现实政治生活中,中央颁布某项政策后,地方即面临策略的选择,二者在博弈中的策略选择和行动有先后之分。中央无疑是博弈行动的主动方,首先给出了自己的策略选择。而作为后行者的地方,会结合自身的利益诉求,随后作出应对策略。在地方贯彻落实中央政策的过程中,由于中央一定会采取一定的监督措施,督促地方切实执行中央政策,查处执行不力行为,以此落实中央政策精神,维护中央权威。因此,在选择行动策略之前,虽然中央和地方都不知道对方确切的策略选择,但都知道策略选择的概率和每种选择的支付。根据前面对博弈的分类,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博弈是一种完全信息条件下的动态博弈。

  二、中央与地方的博弈过程及策略分析

  我们运用简单的博弈模型来分析中央与地方的博弈,力图使不具备高等数学背景的研究者也可以看得比较清楚。这个博弈模型的基本要素如下:

  1.参与人:中央(Central)与地方(Local),分别以C,L表示。

  2.策略集:中央的策略(Strategy)集合用SC表示,地方的策略集合用SL表示。中央针对地方的行为一般有“查处”和“不查处”两种选择,即SC=(sC1,sC2),sC1=“查处”,sC2=“不查处”;地方针对中央的决策一般有“执行”和“不执行”两种选择,即SL=(sL1,sL2),sL1=“执行”, sL2=“不执行”。

  3.支付:当地方选择sL1(执行)时,地方的支付为r0(r0>0),此时,中央选择sC2(不查处)的支付为R0(R0>0);选择sC1(查处)的支付为R0-c1(c1为查处时所花费的成本)。当地方选择sL2(不执行)时,地方的支付为r1,一般情况下,地方“不执行”所带来的支付要大于其“执行”所带来的支付,即有r1>r0,此时,中央选择sC2(不查处)的支付为R1,很显然,地方“不执行”时中央的支付要小于地方“执行”时中央的支付,即R1<R0;中央选择sC1(查处)的支付为R1-c1+v(c1为查处所花费的成本,v为查处后从地方到中央的支付转移),相应地,这种情况下地方的支付为r1- c2(c2为查处时地方受到的惩罚)。

  这样,中央与地方之间博弈的支付矩阵(payoff matrix)可以用下图表示:

  C    L

  sL1

  sL2

  sC1

  R0-c1,r0

  R1-c1+v,r1- c2

  sC2

  R0,r0

  R1,r1

  中央与地方博弈的支付矩阵图

  通过分析上面的支付矩阵,我们不难得到以下推论:

  中央出台某项政策后,当地方选择sL1(执行)时,中央选择sC1(查处)的支付是R0-c1,选择sC2(不查处)的支付是R0,因为查处是要花费成本的,所以有R0>R0-c1,因此,此时sC2(不查处)是中央的上策。当地方选择sL2(不执行)时,中央选择sC1(查处)的支付是R1-c1+v,选择sC2(不查处)时的支付是R1,通常情况下中央查处后从地方到中央的转移支付要大于中央查处所用成本,所以有v>c1,那么,R1-c1+v>R1,此时sC1(查处)是中央的上策。

  同样的,当中央选择sC1(查处)时,地方若是选择sL1(执行),其支付为r0,若是选择sL2(不执行),其支付为r1- c2,如果地方不执行时所受到的惩罚较小,那么可能出现c2<r1- r0,即地方不执行中央政策时所受到的惩罚要小于其不执行和执行中央政策所得支付的差,则有r1- c2>r0,那么,毫无疑问,sL2(不执行)是地方的上策;如果地方不执行时所受到的惩罚较大,地方不执行中央政策时所受到的惩罚要大于其不执行和执行中央政策所得支付的差,即c2>r1- r0,则有r1- c2<r0,地方会作出sL1(执行)的上策。当选择sC2(不查处)时,地方若是选择sL1(执行),其支付为r0,若是选择sL2(不执行),其支付为r1,由于r1>r0,此时sL2(不执行)是地方的上策。

  这样便出现了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如果c2<r1- r0,中央与地方的博弈中存在纳什均衡(给定你的策略,我的策略是我最好的策略,给定我的策略,你的策略也是你最好的策略。[[3]]),博弈中的(sC1,sL2),即(查处,不执行)是纳什均衡。纳什均衡具有一致预测的重要性质,据此,我们可以预测到中央和地方各自会作出什么样的行为选择。第二种情况,如果c2>r1- r0,中央与地方的博弈中不存在纳什均衡,我们无法预测中央和地方会作出什么样的行为选择。

  在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博弈中,中央选择“查处”,地方选择“不执行”,是各自的最佳选择。由此就会出现个人最佳选择并非团体最佳选择,个人利益最大化并非团体利益最大化的局面,我们把这种局面称作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即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博弈走入了“囚徒困境”。

  三、保证合理的中央和地方关系的机制

  很显然,我们并不是为了单纯地分析问题,关键在于问题的解决。对于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博弈,我们已经分析了它们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以及各自的策略选择,现在的问题是,怎样使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博弈走出“囚徒困境”?也就是说,怎样使博弈中的(sC1,sL2),即(查处,不执行)转变为(sC2,sL1),即(不查处,执行)。对此,我们有以下几点思考:

  (一)建立双赢合作机制是根本

  无论是单一制国家,还是联邦制国家,中央的利益与地方的利益并不完全一致。要想走出“囚徒困境”,就必须树立双赢合作的意识,要使博弈局中人认识到,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利益做出决策,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集体遭殃,单纯地追求一方利益最大化的时候,往往导致的不是集体利益的最大化,而只有集体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下,每一方参与人才可以得到更大的发展。中央与地方关系的实质是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分配关系。长期以来,中央与地方关系没有进入一种制度化、法制化的轨道,哪些利益归中央独享,哪些利益归地方独享,哪些利益是中央和地方共享,缺乏清晰界定,使中央与地方之间无法形成一种制度化、稳定化的利益均衡分配模式。因此必须革除中央与地方利益分配时缺乏民主、缺乏规范、缺乏地区公平等弊端,实现中央与地方利益分配的相对均衡,最终实现中央和地方的双赢合作。

  (二)建立信任忠诚机制是基础

  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博弈中,应该来说,当一方采取“正”的策略(执行,或合作)选择时,采取“负”的策略(不执行,或不合作)的一方所得的支付较大,似乎占了便宜。但是,吃亏了的一方必定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进行报复,最终导致“两败俱伤”。同样的,由于每个局中人可能因担心未来的报复,而现在选择合作。合作的关键是相互之间的忠诚和信任,如果每个局中人都相信对方会选择合作,并且每个局中人都相信对方相信自己会选择合作,每个局中人都相信每个局中人都相信对方相信自己会选择合作……局中人之间是忠诚的,那么合作的结果便可以出现,“囚徒困境”也就容易走出,合作治理也容易达成。这种信任忠诚机制的建立有赖于在厘清中央与地方职能定位的前提下,深入分析改革开放以来中央与地方利益关系的变迁及其对地方职能取向的影响,调整和改革现有维系中央与地方利益关系的制度体系。

  (三)建立奖惩监督机制是保证

  早在17世纪,霍布斯就人类如何走出人与人之间就像狼与狼之间的状态提出了采取有效的奖惩来最终实现。就中央和地方的博弈而言,就是要使地方在较好地执行了中央出台的政策后受到奖励,使地方在不执行(或没有很好地执行)中央出台的政策时受到惩罚,这样,地方在不执行中央出台的政策时所获得的支付会小于其执行中央出台的政策时所获得的支付,博弈的纳什均衡便会是(sC2,sL1),即(不查处,执行)。当然,这套奖励和惩罚机制一定要注意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问题,因为,如果奖惩力度太小,没有效率,则无异于没有机制;如果奖惩过当,不公平,机制也不能正常发挥作用。而要使得奖惩能够有效地实施,就必须同时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构建科学的政府绩效考评制度

  
 

  [作者简介] 闫 建,(1980-),湖北枣阳人,重庆行政学院公共管理学教研部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公共管理、人力资本。陈建先,(1956-),广东番禹人,重庆行政学院公共管理学教研部副主任,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政府经济学。

  [①]基金项目:2009年度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项目名称:《我国政府公共决策利益博弈的路径和机制研究》(项目编号:09XZZ011)。项目负责人:陈建先。

  
 

  参考文献:

  [[1]] 谢识予.经济博弈论(第三版)[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4.

  [[2]] 黄涛.博弈论教程——理论·应用[M].北京: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04年.4-5.

  [[3]] 谢识予.经济博弈论(第三版)[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