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取消农业税后农村的阶层及其分析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0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贺雪峰 | 来源:《社会科学》2011年03期

  一、问题意识

  2010年国庆到安徽繁昌县调研,正好调研村庄在2008年借国土整治的机会推进了农地流转。调研村共有约3500亩耕地,其中约3100亩耕地流转到了七个外来经营大户。如此规模的土地流转,在全国应属罕见。借此土地流转,我们可以思考一些在其他农村调研时不曾重视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农村阶层问题。

  具体地说,调研期间,我们发现,对土地流转最为不满的,是之前通过非正规流转而获得外出亲友土地耕种权的农户,这些农户的大致特征是,年龄在50—60岁,夫妻均在家种田;2008年耕地大规模流转前,从外出务工经商邻里亲友手中低价接包耕地从而有约20亩的经营规模;每年有两到三万元收入;一般都盖有楼房,住房宽敞;自种菜园,喂鸡养猪,池塘里养鱼,因此生活中的自给自足成份很高;因为农业收入不低而家庭生活支出较少,他们对生活的满意程度相当高;因为耕种20亩土地,他们对生产和生活基础设施的需求特别强烈,是村庄中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最热心的参与者;村民组长因此大都由他们担任;村庄纠纷大都由他们调解;村庄中的红白事,他们是最积极的参与者;村庄舆论大都由他们主导和维护;他们是村庄传统与文化的守护人;是村庄中最为保守及稳定的力量;又是中央政策的最坚定支持者;是最讲道理,最少搭便车,最不愿做“钉子户”的人;是乡村干部最可以信赖的村民,也最可以依靠的村民;是党在农村最基本的群众;也是当前农村社会最为基本的骨干力量。在农村人财物大规模流出背景下,这样一些基本的骨干力量是农村社会仍然保持稳定与秩序的关键。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