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论邓小平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思想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06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曹根记 | 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2年第6期

  推进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是中共在新的历史时期提出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时代命题,是摆在全党和全国人民面前的一项重大任务。在解决和处理中国改革开放、现代化建设以及中国社会发展等问题的过程中,虽然邓小平没有明确提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这一重大命题。但是,邓小平以其独特化的创新思想和创新理论,对推进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实现大众化的历史进程进行了不懈探索,并对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作出了重要的理论和实践贡献。回顾和研究邓小平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思想,对于我们系统地把握和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进一步推进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和做好各项工作,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实现大众化的原因

  推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实现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是在中国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必须解决好的两个重大问题。作为科学理论的马克思主义要在神州大地展现出真理的光芒,就必须中国化,也就是说,必须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而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要真正发挥出对实践的巨大指导作用,就必须实现大众化,也就是说,必须转化为“大众话语”,才能使马克思主义放射出真理的光芒。正确处理和解决好这个问题,就是抓住了事物的根本。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邓小平不仅在理论上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探索,而且在实践中亲自践行,构建起独具特色的“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开辟了推进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大众化的新时代。

  首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必须中国化。所谓中国化,是指将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并提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气派新理论的过程。新的历史时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否真正有必要? 它是人为的还是必须的? 这是一个同中国革命和建设密切相关的重大问题,也是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和思考的现实问题。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实现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实际的新结合,使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开创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境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必须中国化,这是因为:

  中国化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内在要求。作为一种真理,马克思主义是具体的、现实的。具体性和现实性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内在属性。这种内在属性要求我们:在实践上,必须坚持把马克思主义与各个国家、民族的无产阶级具体实际相结合;在理论上,不能抽象地讨论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问题,而是必须结合变化了的实际。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从来都不抽象地提出和回答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总是主张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无产阶级的具体实践的结合中回答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反对从书本中寻找这个问题抽象的和现成的答案。作为一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邓小平不仅在言论中倡导和信仰马克思主义,又在行动中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不仅在理论上丰富马克思主义,又在实践中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他指出:“各国共产党根据自己的特点去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这是指马克思主义的现实性;“离开自己国家的实际谈马克思主义,没有意义”,这是指马克思主义的具体性;“马克思主义必须与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相结合”,而“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根据现在的情况,认识、继承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指的是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具体性和现实性相结合。①邓小平指出,虽然我们有许多人自称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但是对这个问题“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认识不是完全清醒的”,特别是“马克思去世以后一百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在变化的条件下,如何认识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没有搞清楚”。②这也是世界各国社会主义事业屡遭挫折的重要原因之一。他说:“绝不能要求马克思为解决他去世之后上百年、几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答案。列宁同样也不能承担为他去世以后五十年、一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答案的任务。”③邓小平坚持从“自己国家的实际”和“根据自己的特点”出发认识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成果,就是反映我们国家、民族的马克思主义,即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化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客观需要。马克思主义是一门科学,同时又是一门发展的科学。马克思主义的不断发展,客观上要求马克思主义必须实现中国化。作为一种外来思想文化传入中国,要想使它能够为中国人民广泛接受,并在实践中发挥指导作用,就必须寻找一种为中国人民所能理解和接受的形式。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既不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照搬,也不是对中国文化的复制,而是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文化中优秀部分进行结合进而融合。在这一过程中,邓小平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对中国文化进行认真清理和思考,并吸取其精华,用中国优秀文化的表达方式和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语言形式,来深入浅出地阐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从而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大地上焕发出勃勃生机。比如,他通过民族形式来阐述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使之具有为中国的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邓小平强调:“马克思主义必须发展。我们不把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而是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提出自己的方针……这样才是真正地坚持了马克思主义。……才是真正体现了马克思主义”④再比如,他使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语体”形式,把党中央的文件精神通俗化。邓小平指出“使中央精神真正做到家喻户晓,婆姨娃娃都知道”⑤,才能够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文化土壤上生根,才能对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产生巨大而持久的影响,从而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伟大局面。

  中国化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必然结果。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既不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简单移植,也不是中国传统文化在马克思主义框架中的延续,更不是二者的机械叠加,而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必然趋势。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关键在于找到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的“结合点”,即如何实现马克思主义从西方到中国、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变。“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在中国面临向何处去的重大历史关头,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对“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进行了批判,认为它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毛泽东思想,号召全党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他认为,在一切工作中要真正理顺思路、有所作为的话,就必须要解放思想,只有思想解放了,才能正确地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才能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提供强大理论武器。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的重新确立,为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在此基础上,邓小平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再认识、时代主题的把握以及中国国情的定位等纳入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主题来考察,作出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是发展生产力、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发展生产力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主要任务“三位一体”的结论,终于在“发展生产力”这个交点上又一次成功地找到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的“结合点”,并沿着这个“结合点”开辟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途径,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局面。与此同时,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成果又不断得到检验、丰富和发展。

  其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果必须大众化。所谓大众化,是指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由抽象到具体、由深奥到通俗、由被少数人理解掌握到被广大群众理解掌握的过程。中国化马克思主义要发挥出对实践的巨大作用,就必须实现大众化。马克思曾经指出:“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但是,人的根本就是人的本身。”⑥这段话深刻地揭示了科学理论是人的精神武器,而它的物质力量却是人本身。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邓小平着力要解决新的历史条件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问题、如何用马克思主义最新成果来武装广大人民群众的头脑,使马克思主义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自觉追求和精神信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果必须大众化,这是因为:

  大众化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成果的必然趋势。中国化是大众化的前提,大众化是中国化的目的。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在本质上要求实现马克思主义的通俗化、大众化,这就要求我们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形式上,都要把马克思主义与广大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实践结合起来,以老百姓容易接受的、喜闻乐见的形式表现出来。为此,邓小平把马克思主义系统化、抽象化的理论以通俗化、形象化的语言来阐明和解释。在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方面,邓小平科学地揭示了社会主义本质问题,深化了我们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认识。他指出:“社会主义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⑦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本质通俗易懂的概括,不仅在理论上继承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而且也是推进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最重要的成果之一。此外,邓小平还把对外开放作为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确定下来,这既是对中国长期停滞落后的历史教训深刻总结的结果,又是对当代世界经济、科学发展和国际形势发展进行科学分析的结果。这些朴实的语言和表达方式,使中国人民逐渐认识、理解和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增强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向心力、凝聚力和感召力。

  大众化是科学理论掌握群众的现实需要。马克思主义只有被广大人民群众所理解、所掌握,才能转化为强大的物质力量,在实践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它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关于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思维的最一般规律的概括和总结,是人们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的锐利思想武器。但是这一思想武器如果不和客观实际相联系,如果不为人民群众所掌握,也起不到应有的作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是广大人民群众的事业,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我们党所提出的各项任务,没有一项不是依靠人民群众的艰苦努力来完成的。人民群众只有对党的理论路线和方针政策的认识和了解,才能顺利完成当前的各项任务,才能保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长远发展。任何时候,我们都要自觉地从人民群众的实践中吸收丰富的养料来使自己的思想永远富有活力。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也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真正生命力之所在。这就要求我们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形式上,都要把马克思主义与广大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实践结合起来,以老百姓容易接受的、喜闻乐见的形式表现出来。邓小平指出:“马克思主义是很朴实的东西,很朴实的道理。”⑧在谈到马克思主义理论内容时,他从来不是空泛议论、面面俱到,而总是抓住根本,着眼于其中最根本的东西,用简短凝炼的语言( 甚或只是一个命题) 将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实质昭示出来,启发人们从精神实质上去领会马克思主义。例如,他多次提到马克思主义的另一个名称是共产主义,其本意是强调共产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实质,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内容和理想追求;又如,他指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⑨,把马克思关于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观点提升到社会主义命运的高度加以观察,增强了人们对科学技术的理解和认识,等等。这些通俗、易懂的言语,不仅深化了广大人民群众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认识,而且也增强了广大干部群众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坚定信心。

  大众化是指导实践的客观要求。马克思主义从诞生之日起,其生命力最深刻的根源和动力只能存在于实践之中。实践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首要的基本的观点。我们需要的是,“在群众生活、群众斗争里实际发生作用的活的马克思主义,不是口头上的马克思主义”⑩。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华民族实现富强、走向复兴的必由之路,也是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践源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成果要发挥对实践的指导作用,就必须要实现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以后,如何把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前进,使之得到更快的发展,需要我们在理论上必须有新的突破。然而,要想让中国人民群众接受并掌握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就必须从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角度、用人民群众熟悉的语言和方式来回答他们所关心的实际问题,才能使科学理论在实际中发挥出指导作用。在改革开放的实践中,一方面,邓小平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指导作用;另一方面,又没有被已有的思想框框束缚,而是十分注重研究新情况、发现新问题、概括新结论。他指出:“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⑪他强调:“马克思主义理论从来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它要求人们根据它的基本原则和基本方法,不断结合变化着的实际,探索解决新问题的答案。”⑫为此,他指出:“我们坚信马克思主义,但马克思主义必须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只有结合中国实际的马克思主义,才是我们所需要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⑬正是由于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深刻认识和理解,邓小平提出了社会主义本质理论、初级阶段理论、改革开放理论、市场经济理论、一国两制理论等,最终形成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理论成果——邓小平理论。

  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实现大众化的要求

  在1992年“南方谈话”中,邓小平对学习和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提出了十分重要的命题。他说:“学马列要精,要管用。”⑭这一论述言简意赅,是我们党和毛泽东一贯倡导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学风的具体化,也是我们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态度。在这一重要思想的指导下,广大干部、群众紧密联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认真学习并努力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有力地推动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建设进程,开创了推进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新时期。

  首先,实现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要牢牢把握其精神实质。牢牢把握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实质,必须做到“学马列要精”,这是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基础性要求。恩格斯曾说过,如果工人没有理论感,那么科学社会主义就决不可能深入他们的血肉。邓小平指出,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因此,必须采取各种方式培育人民大众的理论感,培育人民大众的理论兴趣、理论思维、理论素养、理论信仰,使人民大众形成学习自觉、信仰自觉、应用自觉,让中国马克思主义真正深入到人民大众的思想中。然而,面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数量浩如烟海、内容博大精深的著作,要想全面深入地把握它,不具备相应的文化和素养、不花费相当大的精力是不可能的。事实上,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去学习大本子,去穷尽其全部或大部分著作,既没那个必要,也没那个精力。所以,邓小平强调“学马列要精”。他还指出:“长篇的东西是少数搞专业的人读的,群众怎么读? 要求读大本子,那是形式主义,办不到。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⑮这就涉及到选择和把握好学习资料的问题,对于不同的学习对象,应该提出不同的学习重点和要求。一般说来,领导干部和思想理论工作者应当系统地研读原著,掌握科学的理论体系及立场、观点和方法,有效地解决现实重大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对于人民群众,不能求其本本精读,篇篇研究,背诵马克思主义的多少词句,而应学习由专家精选并加以注释的“大众话语”的原理著作,以领会其中的真谛,增强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自觉性、积极性和坚定性。当然,这里的“精”并不等于数量上的少,不等于浮光掠影、浅尝辄止地学习,更不等于背诵个别词句,使用只言片语,尤其那种用几篇文章搞形式主义的做法是错误的,也是有害的。

  其次,要切实做到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切实做到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就必须做到“学马列要管用”,这是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目的性要求。邓小平强调“学马列要精,要管用”,但最终的目的是在“用”字上。什么是“管用”? 所谓管用就是指理论必须与实际相结合,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解决现实中的问题。也就是说要指导现实实践,为实践提供方向,为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提供理论依据,用理论武装人民的头脑,动员人民群众努力实践党的奋斗目标。为此,邓小平指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则,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违背,这是毫无疑义的。但是,一定要和实际相结合,要分析研究实际情况,解决实际问题。”⑯他强调:“我们领导干部的责任,就是要把中央的指示、上级的指示同本单位的实际情况结合起来,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不能当‘收发室’,简单地照抄照转。”⑰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好人民群众学习马列的问题,使人民群众做到真学、真用马克思主义,邓小平要求大多数干部做理论学习的模范典型。各级领导干部“要努力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则同我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从实践中学,从书本上学,从自己和人家的经验教训中学”。⑱他还进一步指出,理论的学习和研究,“当然不能限于讨论它的一些基本原则。我们面前有大量的经济理论问题,包括基本理论问题、工业理论问题、农业理论问题、商业理论问题、管理理论问题等等。……政治学、法学、社会学以及世界政治的研究,我们过去多年忽视了,现在也需要赶快补课 ⑲。邓小平把理论联系实际的基本原则,融入到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科学文化知识的有机结合之中,生动地体现出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必须要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各个历史时期的中心任务这个具体实际相结合的重大意义。

  最后,要深入把握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着眼于把握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这是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方法论要求。马克思主义既是一种理论,又是一种方法;既能够给予我们关于外部世界的正确认识,又能够给予我们改造世界以科学的指导。马克思主义实现了世界观与方法论的有机统一。邓小平结合中国革命的经验和自己的亲身体会,反复告诫人们:运用马克思主义,主要的是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结合变化着的实际,探索解决新问题的答案”⑳。在回答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意义问题时,邓小平强调说:“有同志问:现在我们是在建设,最需要学专业知识和管理知识,学马克思主义理论有什么实际意义? 同志们,这是一种误解。马克思主义理论从来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这就要求我们努力针对新的实际,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21着眼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运用马克思主义来指导我们的实践,同时还要做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邓小平指出: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就是具体地分析具体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情况具体对待,这不仅是马克思主义的一项方法论原则,而且也是我们正确运用马克思主义的一种方法。它要求我们在运用马克思主义去指导实践、解决问题时,必须抓住事物的特点,必须分析矛盾的特殊性,必须结合具体情况和具体条件,必须使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具体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来说,就是要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与中国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基本国情相结合。在这方面,邓小平不仅为推进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实现大众化作出了表率,而且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实现大众化指明了方向、指出了途径。

  三、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实现大众化的途径

  理论的宣传普及是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有效途径。作为一种科学的理论体系,马克思主义只有得到广大人民认识、理解和深刻地把握其内在的本质成分,才能够不断补充、发展和创新。由于理论本身具有一定的抽象性,因此理论的宣传普及就是要将抽象的理论具体化、形象化,被更多的人认识、理解和掌握,进而转换为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在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进程中,邓小平强调一要学习,二要普及,三要提高。三者之间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只学习不普及,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就不能掌握群众;只普及不提高,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就不能很快进步;只提高不普及,更不能适应推进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现实需要,它们有机地统一于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进程中。

  首先,加强理论的学习提升,这是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基础。邓小平的理论学习思想,贯穿于邓小平理论各个部分,体现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他以自己的理论和实践为我们树立了勤于学习、善于学习的光辉榜样。由于广大人民群众的经验不同、岗位不同、关注点不同,原有的理论基础也不尽相同。差异性大、“众口难调”,是推动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一个突出问题。一般来说,对于理论学习,只有深入,方能浅出;只有吃透理论,才能用浅显易懂的语言表达出来。然而,要吃透理论,就必须“善于学习,善于重新学习”22。因此,邓小平多次告诫全党同志要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善于学习马克思主义。他说:“这几年的教训是,我们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和毛泽东思想,体会不够。我们有许多错误是从这里来的。我们忙于事务,不注意学习,容易陷入庸俗的事务主义中去。”23对于那种认为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主要是学习专业知识和管理知识的看法,邓小平指出:“这是一种误解。”他认为,推动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必须要坚持不懈地学习中国马克思主义,积极主动地向群众学习。邓小平强调,正确认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是深入开展学习活动的前提。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所以,邓小平明确指出:“毛泽东思想是个思想体系。……我们要高举旗帜,就是要学习和运用这个思想体系。”24与此同时,邓小平还强调向人民群众学习。在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中,农村的包产到户、多种经营、乡镇企业,都是广大农民群众的实践创造,只有认真学习和思考这些问题,才能使我们理论的表达方式贴近群众实际、群众生活以及群众语言,使他们感觉到可亲、可近、容易接受。在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进程中,我们只有正确地认识和理解了这些问题,才能够深入地开展理论学习和普及宣传活动,使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牢牢掌握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有力地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茁壮成长。

  其次,搞好理论的普及宣传,这是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关键。马克思主义对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充满深厚的感情,并公开申明为无产阶级服务,是无产阶级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从而能够感染广大人民群众。因此,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宣传普及教育,推进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必须要贴近中国传统文化,贴近人民群众的思想实际和接受特点,在风格上应该是简明、朴实的。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很多,但从本质上说,要求我们的普及宣传必须朴实、准确、直白,甚至幽默一点。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的理论普及宣传达到预期的效果。列宁指出,我们党的宣传教育要让每一个工人、每一个农民都听得懂,如果你说话让工人、农民听不懂,就等于对牛弹琴,没有效果。毛泽东也说过,我们不能使自己的语言干瘪,一点生机、活力都没有,不要这样,要生动,要感人。在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进程中,邓小平继承了列宁、毛泽东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光荣传统,经常使用人民群众的语言来阐述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和党中央的文件精神。20世纪60年代,当我国还处于国民经济调整时期,其生产关系究竟要采取何种方式为好时,邓小平用“黑猫、黄猫,只要捉住老鼠就是好猫”这个通俗易懂的语言,表达出自己对特殊时期生产关系的观点和看法。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使用“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来阐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党的基本路线等;使用“三步走”,来阐述我国现代化发展战略等。这些语言和理论,简明、扼要、易于接受,使马克思主义具有了“新鲜活泼的、为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26。易于让广大人民群众接受和理解,有力地促进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普及教育活动。时至今日,这些观点和思想,仍然闪烁着历史的光芒,投射出时代的气息。

  最后,注重理论的提高应用,这是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目的。邓小平历来比较重视对马克思主义的提高运用,他把我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归结为“我们党已经能够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来解决当代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许多新问题”27。在实践中,我们要做到正确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解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实际问题,就要不断地提高我们对中国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能力。邓小平把发展马克思主义看作是自己的责任,他强调:“不以新的思想、观点去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28。之所以要发展马克思主义,是因为“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这样的事,马克思的本本上找不出来,列宁的本本上也找不出来”29。但我们又“绝不能要求马克思去解决为去世之后上百年、几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答案”30。为此,要在推进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进程中,不断地提出新观点,概括新理论来继承、宣传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在这一过程中,一个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要富于创造性。邓小平认为,要求马克思在那个时代对当前的一些问题作出预见和说明,那是一种苛求。为此,在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历史探索中,邓小平没有被已有的思想框框束缚,更没有拘泥于已有的结论,而是敢于突破和超越,真正做到了在提高中应用、在应用中提高,为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和探索。

 

  注释:

  ①②③④⑦⑧⑨⑩⑪⑫⑬⑭⑮⑳《邓小平文选》第3 卷第191页,第291页,第291页,第191页,第373页,第382页,第274页,第858页,第146页,第213页,第382页,第382页,第146页,第146—147页,第122页,第292页,第260页,第291页。

  ⑤⑪⑯ ⑰⑱⑲2224《邓小平文选》第2 卷第10页,第143页,第114页,第118页,第152页,第180—181页,第153页,第39页。

  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 版第1 卷第9 页。

  2325《邓小平文选》第1 卷第315—316 页,第323页。

  26《毛泽东选集》第2 卷人民出版社1991 年版第534页。

  [作者单位]河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