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代特色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06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辛向阳 | 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3年02

  党的十八大报告鲜明指出:“我们一定要毫不动摇坚持、与时俱进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丰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特色、理论特色、民族特色、时代特色。”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代特色?这一特色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意味着什么?这些重大问题值得深入探讨。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顺应了时代本质的要求

  一个真正具有生命力的道路、理论体系以及制度都应当是体现时代本质要求的。列宁指出:“我们无法知道,一个时代的各个历史运动的发展会有多快,有多少成就。但是我们能够知道,而且确实知道,哪一个阶级是这个或那个时代的中心,决定着时代的主要内容、时代发展的主要方向、时代的历史背景的主要特点等等。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即首先考虑到各个‘时代’的不同的基本特征( 而不是个别国家的个别历史事件) ,我们才能够正确地制定自己的策略;只有了解了某一时代的基本特征,才能在这一基础上去考虑这个国家或那个国家的更具体的特点。”[1]显然,只有科学认识清楚时代的本质,才能把握时代的内容、时代的基本特点以及发展方向。那么,马克思主义认为的时代本质是什么呢?从本质上讲,我们的时代既不是所谓信息时代或者微博时代,也不是什么后社会主义或者后资本主义时代,而是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时代,是资本主义逐步走向灭亡、社会主义走向胜利的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产生、发展以及成长、壮大都是与这一本质紧密相连的。离开了时代本质要求,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存在的基础。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终把自身的发展置于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伟大历史进程中。邓小平在1992年南方谈话中指出: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这就告诉我们:经过几代、十几代甚至几十代人的不懈努力,社会主义制度最终会战胜资本主义。这样一个发展过程也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肩负着时代本质所赋予的历史责任。在党的十四大、十五大报告中,江泽民再次强调:至于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那还需要更长得多的时间,需要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中央领导集体从2002 年到2012 年的十年间,始终坚持上述思想不动摇。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终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这些基本原则是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时代本质的内在反映,是时代精神的体现。十八大报告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又根据时代条件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2013年1月5日在新进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班开班式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体现社会主义本质要求、贯穿社会主义发展全过程的最根本的普遍性原理,基本原则所要求的社会主义基本特征与其他任何社会制度都有根本区别。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实际上就是坚持时代本质的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强大生命力就来自于它对时代本质的始终坚持和坚定维护。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现了时代主题的变化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的历史条件下,在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实践中,在总结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正反两方面历史经验和改革开放以来新鲜经验,并借鉴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兴衰成败经验教训的基础上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

  早在1980年1月,邓小平就指出:如果反霸权主义斗争搞得好,可以延缓战争的爆发,争取更长一点时间的和平。“这是可能的,我们也正是这样努力的。不仅世界人民,我们自己也确确实实需要一个和平的环境。所以,我们的对外政策,就本国来说,是要寻求一个和平的环境来实现四个现代化。这不是假话,是真话。这不仅是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也是符合世界人民利益的一件大事。”[2]之后又经过了五年的认真观察和思考, 1985 年3 月,在会见日本商工会议所访华团时,邓小平明确指出和平与发展是当代世界的两大问题,他说:“现在世界上真正大的问题,带全球性的战略问题,一个是和平问题,一个是经济问题或者说发展问题。和平问题是东西问题,发展问题是南北问题。”[3]在这一基础上,党的十三大报告明确提出“和平与发展是当代世界的主题”,并把这一判断列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观点之一。党的十四大和十五大进一步强调了和平与发展问题的重要意义,指出邓小平理论是“在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的历史条件下”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党的十六大和十七大指出:和平与发展仍是当今时代的主题,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是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党的十八大在强调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的同时,指出:“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持续推进,科技革命孕育新突破,全球合作向多层次全方位拓展,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整体实力增强,国际力量对比朝着有利于维护世界和平方向发展。”

  求和平是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要求。世界上很多重要的国际组织都把维护世界和平作为自己的职责,如1989年社会党国际十八大通过的《原则宣言》指出:“和平是我们一切希望的前提条件。它是一切政治制度共同利益之所在和人类社会必须的基本价值理念。”。1996年社会党国际二十大专门通过了《创造和平,维护和平宣言》,宣称:和平、自由、公正与团结一直是社会主义运动的主要价值观和目标。这就把和平提高到基本价值的地位。社会党国际第24次代表大会于2012年8月30日在南非立法首都开普敦开幕,400多名来自全世界100多个政党和政治组织的代表出席了会议,代表大会的主题是“一个新的国际主义和一种团结的新的文化”,大会围绕推动经济增长、促进和平、可持续发展与合作进行了讨论。2012年10月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决定,2012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欧盟,授奖理由是欧盟及其前身在过去的60年间,为推动和平与和解作出了贡献。就像这些国际组织一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在求和平中发展起来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邓小平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主张和平的社会主义”。和平发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然选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求的发展是开放的发展、合作的发展、共赢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通过争取和平国际环境发展自己,又以自身发展维护和促进世界和平,扩大同各方利益汇合点,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

  谋发展、促合作是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世界上很多大国都把发展置于突出位置。俄罗斯总统普京2012年12月12日在克里姆林宫向俄联邦会议发表年度国情咨文,十分强调发展经济的重要性,普京表示,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增加就业以及培养高科技人才是提升俄罗斯经济的主要手段。2013年2月6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在2013年新春致辞中指出了国家间合作的意义:中英两国间的共同合作也开展了新颖和更具创新的一页,“我期待与中国领导人和华人的紧密合作,来实现我们共同的梦想。”2013年2月1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的国情咨文重点强调经济议题,提出应通过改革税收制度、鼓励制造业发展、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等多项措施促进美国经济发展。他呼吁国会迅速行动,在全国创设15个制造业创新中心,确保由美国来孕育下一场制造业革命。南非总统祖马2013年2月14日在议会发表国情咨文,宣布了南非政府“2013年行动计划”,该计划的首要任务就是大力发展经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终把发展放在首要位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靠发展来不断巩固和推进的,社会主义要强大,体现优越性,关键在发展。邓小平总结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教训,提出了“发展才是硬道理”的著名论断,江泽民反复强调“发展是硬道理,这是我们必须始终坚持的一个战略思想”,胡锦涛不断告诫全党“发展是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关键”。特别是对于我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大国,能不能解决好发展问题,直接关系人心向背、事业兴衰。

  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握了时代特征的神髓

  《环球时报》2013年2月14日发表文章,题为“少一点国情,多一点国际”。文章认为:“中国要成为一个世界强国,必须要通过输出具有世界普适性的价值观和制度优越性来实现。过多的强调‘中国特色’将使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制度安排和价值观失去普遍适用性,也失去其领导性和召唤力。为此,我们必须要‘少一点国情,多一点国际’。”这是一种片面的观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终顺应着时代的潮流,反映着时代特征的精神实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特色”是体现国际规律、世界价值的时代特色,不是离开世界文明进程的固步自封。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站立在了经济全球化的潮头之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强调,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必须实行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完善互利共赢、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开放型经济体系;加快转变对外经济发展方式,推动开放朝着优化结构、拓展深度、提高效益方向转变。从参与经济全球化的广度上讲,中国已经成为名列世界贸易额第一的国家。根据中国海关2013年1月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2012年的贸易总额为38667亿美元,增加6.2%,首次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从参与经济全球化的深度上讲,中国会为世界带来更加广阔的市场机会。从2010年起之后五年,随着中国扩大内需战略的有效实施,中国消费结构将继续提升,居民消费潜力将进一步释放,预计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均增长15%以上,2015年有望达到32万亿元人民币,国内市场规模将位居世界前列;2010年到2015年,中国进口总规模有望超过8万亿美元,这将给世界各国带来巨大商机。从参与经济全球化的力度上讲,中国企业和中国人会不断走出去,为很多国家带去投资和消费能力。2012年,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41个国家和地区的4425家境外企业进行了直接投资,累计实现非金融类直接投资772.2亿美元,同比增长28.6%;2012年中国人出境旅游超过8000万人次,海外消费额高达850亿美元。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终与政治民主化同向而行。我们党在改革开放以后特别强调“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始终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与推动政治民主建设结合起来。在1979年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上邓小平明确提出了“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的重要论断,并且讲“社会主义愈发展,民主也愈发展。这是确定无疑的。”[4]邓小平强调要把民主作为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一个重要目标,作为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来看待。在1997年中共十五大报告中,江泽民明确指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是人民当家作主。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我国实行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是人民奋斗的成果和历史的选择,必须坚持和完善这个根本政治制度,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的模式,这对于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实现人民民主具有决定意义。”[5]这里也重申了民主对于坚持社会主义制度、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意义。胡锦涛也多次在多个场合阐述了“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的思想。2004年1月27日,在法国国民议会发表演讲时,胡锦涛指出:“我们明确提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我们积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完善社会主义民主的具体制度,保证人民充分行使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权利。这些年来,我们在国家领导制度、立法制度、行政管理体制、决策制度、司法制度、人事制度、基层民主制度、监督制约制度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取得了显著成果。”[6]2011年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胡锦涛再一次阐述了“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的思想,他说:“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总结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的正反两方面经验,明确提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7]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世界科技革命作为发展自己的强大动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命运始终与世界科技革命的命运紧密相连。1988年,邓小平概括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个新命题。他反复指出:中国要发展,离不开科学;实现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我们要以世界先进的科学技术成果作为我们发展的起点。“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在强调我们党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时,要求要始终注意把发挥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掌握、运用和发展先进的科学技术紧密地结合起来,要牢记一条道理,这就是没有强大的科技实力,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科学发展观指出:科技知识创新、传播、应用的规模和速度不断提高,科学研究、技术创新、产业发展、社会进步相互促进和一体化发展趋势更加明显,一系列重大科技成果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正在深刻改变世界科技和经济社会发展形态。胡锦涛在2012年两院院士大会上的讲话中强调:科学技术日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驱动力,信息技术、生物技术、纳米科技、认知科技呈现群发突破的生动景象,知识创新、技术创新和产业创新深度融合催生新一代技术群和新产业生长点。这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提供了源源不竭的动力。马克思曾经讲:各种经济时代的区别,不在于生产什么,而在于怎样生产,用什么劳动资料生产。按照制造工具的材料,划分为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手工磨产生的是封建主为首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为首的社会。列宁则说:电气化产生的是社会主义。那么,在信息网络时代产生的应该是什么社会形态呢?应该是更加有生命力和活力的社会主义。信息网络时代应该是社会主义大发展的时代。美国知名作家彼得·巴恩斯提出资本主义应当从现在的2.0版本升级为3.0版本,即建立公共信托机构,以人类后代和人类以外的其他物种为信托利益方。比尔·盖茨提出现有资本主义不直接服务穷人,应该设计出一个新的制度体系,让利润和知名度这样的市场激励发挥作用,使企业更加倾向于为穷人服务。这种想法称为创新型资本主义。当然,无论是3.0 版资本主义,还是创新型资本主义,都是无法改变资本主义的本质,只有社会主义才是信息网络时代社会发展的正确道路。

  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原则以及特征、属性,就不能离开对时代本质、主题和特征的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不紧紧抓住这一特色,就不能真正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注释:

  [1]列宁专题文集.论资本主义[C].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91-92.

  [2][4]邓小平文选[C].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2) :241,168.

  [3]邓小平文选[C].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3) :105.

  [5]江泽民文选[C].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2) :28.

  [6]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C].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 上) :743.

  [7]胡锦涛.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1-07-0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