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中的历史地位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18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李景治 | 来源:《社会科学主义》2013年第2期

  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和丰硕的理论成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也遭遇过严重曲折,有着深刻教训。中国共产党认真吸取历史的经验教训,经过艰苦探索和反复对比,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开拓创新,形成并不断发展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正确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世界社会主义中的历史地位和贡献,全面总结其形成、发展的经验,对于我们“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①,坚定不移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重要意义。

  一

  社会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政治思潮,已有五百年的历史。最初,它表现为空想社会主义。空想社会主义的历史贡献在于,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早期发展中的罪恶,提出并描绘了一个没有剥削压迫、人人平等的理想社会。但空想社会主义没有找到实现理想社会的正确道路和力量。

  随着科技进步、政治革命的推进,英法德等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先后出现和完成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不仅使资本主义实现了社会化大生产,而且造就了现代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无产阶级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了历史舞台。马克思恩格斯深入社会,深入工人群众,考察和研究资本主义的发展变化及其矛盾和问题。同时,他们批判地继承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和法英两国空想社会主义的合理成分,创立了唯物史观、剩余价值学说和科学社会主义,从而使社会主义实现了从空想到科学的伟大飞跃。1848 年2 月,马克思恩格斯起草的《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标志着科学社会主义的诞生。由于《共产党宣言》是作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的政治纲领发表的,因此《共产党宣言》的发表和“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建立,又标志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起。

  马克思恩格斯认真研究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相互关系,阐释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提出资本主义灭亡和社会主义胜利的历史必然性,并且对未来的社会主义社会进行了科学预测和设想。他们指出: 无产阶级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和共产主义的建设者; 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必须由无产阶级政党领导,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 通过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的高度发展,逐步消灭阶级剥削与压迫,最终实现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的共产主义社会。

  然而,马克思恩格斯主要是研究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理论指导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方法与道路问题,并没有着力研究和论证社会主义建设的方法与道路问题。其探索主要是理论上的,还有待于接受实践的检验,有待于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当然,当社会主义还是一种理想和奋斗目标的时候,当社会主义建设还远不是无产阶级政党所面临的迫切任务的时候,马克思恩格斯也不可能系统地研究和论证社会主义建设道路问题。

  列宁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同资本主义发展新阶段和时代特征相结合,同俄国的具体国情相结合,创建了新型无产阶级革命政党,领导了十月革命的胜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十月革命后,探索和实践社会主义建设的方法和道路,就成为十分紧迫的任务,尖锐地摆在了列宁的面前。当时,苏维埃政权面临着国内战争和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形势严峻,困难重重。为此,苏维埃政权实行了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其中包括实行工商业国有化,实行余粮收集制、禁止粮食买卖、限制市场和私人贸易,推行劳动义务制和平均主义分配制度。战时共产主义政策虽然对巩固苏维埃政权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产生了消极后果,破坏了正常的生产和生活,激化了社会矛盾。面对新的困难和问题,列宁及时调整了方针和政策。他提出了新经济政策,其中包括暂缓中小企业的国有化,用粮食税代替余粮收集制,允许市场贸易,废止劳动义务制和平均主义分配方式,实行租让制。新经济政策的贯彻落实,促进了生产的发展,活跃了市场,改善了民生,缓解了社会矛盾,巩固了苏维埃政权。

  尽管战时共产主义政策是为了应对当时的困难局面而采取的“临时”政策,但也不可否认,它又是与列宁的社会主义建设指导思想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列宁曾经希望通过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实现向社会主义的直接过渡。如果说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带有“临时”性,那么新经济政策是否是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道路,或者说社会主义建设是否就沿着新经济政策的大方向、大思路发展下去呢? 列宁晚年,一方面努力推进新经济政策,另一方面又没有完全放弃向社会主义直接过渡的思想,甚至认为“新经济政策是一种退却”②。如果说新经济政策是暂时的“退却”,那么“退却”之后的前进,又沿着怎样的道路,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方法? 由于列宁英年早逝,没有来得及解决这些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也就是说,直到列宁逝世,苏维埃政权并没有探索出一条较为完整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

  二

  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经典作家中,斯大林第一个直接领导和实践了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建设。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是在没有先例和可借鉴经验的情况下进行的,因此,它具有开创性,也充满了艰难险阻。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尤其是经济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苏联经济快速增长,科学技术不断进步,国家综合实力迅速增强,国际影响日益扩大,人民生活水平有所提高,初步显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强大的竞争力。这就为巩固苏维埃政权、捍卫国家主权和独立、特别是夺取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奠定了强大的物质基础。同时,苏联社会主义建设也存在不少问题。斯大林在领导苏联社会主义建设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在此基础上对苏联社会主义建设一系列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进行了比较深入的探索和研究,形成了比较系统的社会主义建设理论。

  斯大林领导的苏联社会主义建设长达几十年,形成了相对固定的模式,这就是苏联模式。苏联模式的主要特征是: 在工商业全面国有化和农业全盘集体化的基础上,实行单一的生产资料公有制; 以中央政府为中心,实行自上而下的指令性计划,排斥和否定市场的调节作用; 以发展重工业为重点,片面追求高速度和粗放增长,忽视经济的综合平衡发展和民生的改善; 片面强调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激化社会矛盾和冲突; 忽视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建设和党内民主建设,权力高度集中,个人崇拜盛行,党政不分,以党代政,形成党和国家主要领导的终身制。

  苏联模式和斯大林的社会主义建设理论,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历程中占有难以回避的重要地位。从一定意义上说,苏联模式是最早在苏联形成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而斯大林社会主义建设理论也是最早形成的较为系统的社会主义建设理论。它们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和社会主义各国的建设中,都产生过巨大的影响。然而不可否认,苏联模式和斯大林的社会主义建设理论也存在不少问题。在其指导下,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在一定历史时期内得到快速发展,创造过辉煌,但终因其从根本上违背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律,而遭遇严重的困难和危机,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

  苏联模式的问题大体可以分为三类:

  其一,由思想认识偏差所引起的。实行单一的生产资料公有制、指令性计划经济和片面的经济发展战略,都属于这类问题。“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这是看似简单而实际涉及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根本问题。它始终伴随着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伴随着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的全过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就是建立在批判和否定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之上的,而共产主义的奋斗目标就是建立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理想社会。因此,人们自然而然地就会认为,社会主义应该消灭私有制,实行公有制,但却忽略了两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一是,消灭私有制,实行公有制,是生产关系的根本性革命,必须与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相适应,必须与各国的具体国情相结合,逐步推进,不能一蹴而就。二是,公有制的实现形式是什么,是不是只有单纯的国有制和集体制两种形式? 众所周知,历史上就曾存在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私有制。而资本主义私有制也是多样的,并有一个从单纯私人占有到股份制的发展过程。那么,为什么社会主义公有制就只能有单一的形式呢? 为什么就不允许社会主义公有制有一个从初级阶段向高级阶段的发展过程呢? 列宁在苏维埃实行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和转向新经济政策的过程中,对上述问题都进行过思考和探索,但并没有得出现成的答案。而斯大林显然认为,社会主义就应当实行单一的公有制,并由此推动工商业的国有化和农业的全盘集体化。苏联实行社会主义公有制无疑是正确的,但问题是没有坚持所有制形式的变革与生产力的发展相适应、与本国的具体国情相结合。单一的生产资料公有制脱离了生产力发展的水平和当时苏联的具体国情,就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

  马克思恩格斯强调,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制的矛盾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这一矛盾运动的结果,就会产生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这是资本主义的根本弊端。因此,社会主义不仅要实行公有制,而且要实行计划经济。但当时苏联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存在片面化和极端化的倾向。苏联不仅片面强调计划经济,而且盲目排斥商品货币和价值规律,把社会主义理解为不存在商品货币和价值规律,实行单纯计划经济的社会。斯大林领导苏联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实际上否定和放弃了新经济政策的一些做法,反而继承了战时共产主义的传统,建立了自上而下的指令性计划体制。斯大林直到去世前,在其所写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一书中,对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价值规律的认识才有所转变。但此时苏联的指令性计划经济体制早已固定化、模式化。

  科学社会主义认为,资本家无偿地占有工人所创造的剩余价值、社会分配不公、贫富悬殊是资本主义的主要弊端。因此,社会主义就要实行按劳分配,而共产主义则要实行按需分配。但在苏联,对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理解存在着偏差,没有解决好什么是按劳分配,怎样实行按劳分配的问题,反而把平均主义分配原则同按劳分配原则混为一谈,甚至用平均主义分配原则取代按劳分配的原则。这就严重阻碍了生产效率的提高和生产力的发展,社会主义建设也因之失去生机和活力。

  其二,由措施不当所引起的。党内斗争“残酷化”和“肃反扩大化”就属于这一类问题。当然,措施不当是与认识片面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二者不能截然分开。党内斗争和社会矛盾都是客观存在的。为了加强党的建设和巩固苏维埃政权,也需要开展必要的斗争。但苏联模式的问题在于,严重混淆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不仅按照处理敌我矛盾的方针处理党内问题和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甚至不讲法制,违背社会主义人权原则,残酷打击,乃至肉体消灭所谓的“反对派”和异己分子,大大激化了党内矛盾和社会矛盾,从而使党和国家丧失了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的信任与拥护。党内斗争“残酷化”和“肃反扩大化”,严重败坏了社会主义的声誉,产生了十分恶劣的影响。

  一个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战略,主要取决于本国的具体国情和与此相关的国际环境,不存在统一的模式。英法等国主要靠发展毛纺、棉纺等轻工业积累资金,在此基础上推动工业革命,实现社会化大机器生产。因此,有人把英法的经济社会发展概括为,从轻工业到重工业,再到经济社会全面发展这样一种模式。德国是后发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充裕的时间和机会按照英法模式进行发展。况且在其经济起飞前,国家还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因此,德国把优先发展重工业尤其是铁路交通,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战略。通过建立全国统一的铁路交通网,以及与此密切相关的电报、电力供应网络,带动经济的全面发展,促进和巩固国家的统一。值得注意的是,它在完成第一次工业革命进程中,就已开始推进第二次工业技术革命。内燃机和电动机的发明与应用、新炼钢法和化学方法的采用、全国铁路交通和电报网络的建设、电力的广泛使用,使德国迅速崛起,一举超越英法成为欧洲头号经济强国。俄国也是后发的资本主义国家,难以效法英法的工业化模式,而自然倾向于走德国的工业化道路。这一时期,在西欧流亡的列宁就深有感悟,深受启发,乃至后来提出“苏维埃政权+ 全国电气化= 共产主义”的名言。优先发展重工业,无论是功是过,都不能单纯归结于斯大林。这一战略思想早在列宁时期就已初现端倪。事实上,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战略,使苏联在最短的时期内建立了自力更生的工业体系,并为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强大的物质基础。苏联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的问题在于,没有正确的处理重工业与轻工业、农业的关系,忽视了轻工业和农业的发展,使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失去平衡,影响了市场供应和民生的改善,也影响了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充分发挥。

  其三,由违背社会主义本质和基本原则所引起的。社会主义国家应当由人民当家做主,广泛发扬民主。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应当实行民主集中制。这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苏维埃政权成立后,列宁对此进行了反复论述。而列宁本人也率先垂范,坚持在党内和国家领导机关内实行民主集中制,广泛发扬民主。他在决策过程中,总是认真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尊重不同的看法,从不搞一言堂,从不独断专行,坚持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列宁堪称坚持党内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的典范。但斯大林在领导苏联党和国家的工作中,严重违背了这些原则,也没有继承列宁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斯大林的错误显然不是简单的思想认识问题,而是背离了社会主义的原则,从根本上颠倒了个人同党、人民群众的相互关系。

  总之,苏联社会主义建设是在没有先例和现成经验可以借鉴的情况下,独立自主进行的,在世界社会主义历史进程中具有开创性。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也存在不少问题。我们既不能全盘否定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也不能忽视其弊端和问题。苏联后来的改革未能从根本上克服其弊端,没有找到继续坚持和发展苏联社会主义道路的根本出路。苏联社会主义道路最终还是走向了失败。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和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与改革,必须探索新的路径。这是对世界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各国提出的严峻挑战,也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强烈呼唤。

  三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欧亚一系列人民民主国家的成立,及其社会主义改造的完成,社会主义国家从一国发展到多国,形成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世界社会主义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辉煌。与此同时,苏联模式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而苏联大党大国主义加剧膨胀,热衷把苏联模式强加给社会主义各国,致使各国社会主义建设面临不少困难和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东欧一些国家开始探索符合本国具体情况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斯大林逝世后,苏共当局一方面继续加强对东欧的控制,另一方面也不得不反思苏联模式的弊端,并尝试进行改革。但在社会主义建设指导思想和发展战略上,仍然没有能够避免错误,出现了超越社会主义必经发展阶段,脱离生产力发展和民生改善,急于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现象。苏共甚至提出“二十年过渡到共产主义”和“建设发达社会主义”的冒进口号。这种违背社会经济发展规律和社会主义建设基本原则的冒进做法,进一步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搞乱了正常的社会秩序。苏联东欧对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和社会主义改革几起几伏,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最终遭到了失败。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在领导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的过程中,基本上是学习和借鉴苏联的方法和道路,但这种借鉴和学习不是简单的全盘照搬。毛泽东始终坚持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经验和中国的具体情况相结合,努力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在国家制度和政治体制建设方面,中国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没有简单照搬苏维埃制度; 实行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没有简单照搬苏联的一党制; 实行国家政权组成的单一制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没有简单照搬苏联的联盟制。实践证明,这些符合中国国情的根本性政治制度,为人民共和国和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奠定了牢固的政治基础。

  中国在社会主义改造中,通过公私合营的方式,实现了对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没有简单照搬苏联通过“剥夺剥夺者”实现工商业国有化的做法; 通过全面土改实现耕者有其田,再通过互助组、初级社和高级社的方式逐渐实现农业的集体化,没有照搬苏联全盘集体化的做法。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造,积极而又平稳地推进,保障了生产的发展和城乡人民的正常生活,也保障了国家与社会的安定,避免了苏联因工商业的全盘国有化和农业的全盘集体化所造成的生产力破坏、人民生活水平的下降和社会的动荡。可以说,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造是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一次成功探索。毛泽东针对苏联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问题和错误,强调要以此为借鉴,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他先后发表了《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两篇重要讲话。1956 年中共八大召开,通过了政治报告和新党章。这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有了新的重要认识。其中包括: 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要不断调整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以适应生产力的发展; 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是我国国内的主要矛盾,发展生产力是根本任务; 社会主义社会也要遵守价值规律,发展商品生产,保证市场供应; 要坚持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主导,促进沿海工业和内地工业共同发展,注意发展手工业和农业多种经营,保证市场供应,改善民生等等。显而易见,这是对建国以来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探索和经验的科学概括。中国共产党所设想和开始实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同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存在不少差别,更加符合中国的具体国情,使那个时期的经济建设、社会发展出现了欣欣向荣的景象,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但由于苏共二十大的召开、波匈事件的爆发、以及台湾当局加紧反攻大陆,国内外形势恶化,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建设指导思想和工作作风开始发生变化。这就导致了指导思想上“左”的错误越来越严重,致使我们党在不少方面又重新回到了苏联模式,重犯斯大林的错误。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改造方面,放弃了原来一些好的做法,推行全盘“人民公社化”,实现工商业的全盘国有化和手工业的全盘集体化,使中国的生产资料所有制转变为单一的生产资料公有制。在生产和分配的管理方面,指令性计划进一步强化,限制农村自留地、自留畜生产和农贸市场, “大割资本主义尾巴”,实行平均主义的分配原则,造成城乡劳动者的收入干多干少一样、干不干一样。在经济社会发展战略方面,超越社会主义发展阶段,急于向共产主义过渡,掀起“大跃进”浪潮,助长弄虚作假和“大哄大嗡”的歪风邪气。这种经济体制和经济管理政策,极大地挫伤了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影响了市场的供应和民生的改善,乃至造成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的严重困难局面。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苏联出现了罕见的大饥荒,时隔三十年,中国又出现了“三年困难时期”。看似两个孤立的事件,但其导因都源于社会主义建设指导思想的错误和管理体制的弊端。

  新中国成立直至中共八大召开前后,毛泽东强调要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坚持民主集中制,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反对领导机关官僚化和特殊化;强调要正确区分和处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提倡文化艺术的发展要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然而1956 年以后, “左”的思想和做法越来越严重: 放弃了原来对中国社会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科学分析,把阶级斗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作为社会的主要矛盾; 把防止和反对党内“走资派”作为全党的中心任务;不仅大搞党内斗争,打击和排挤持不同意见的领导干部,而且发动了波及全国的“文化大革命”,搞乱了党,也搞乱了国家和社会。与此同时,在党和国家的政治生活中,民主集中制遭到严重破坏,个人高度集权、一言堂、家长制和个人崇拜盛行,终身制也未能避免。显而易见,这在很大程度上重犯了苏联模式和斯大林的错误。

  对于毛泽东在探索符合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方面所犯的指导思想上“左”的错误,及其所产生的严重后果,我们应当历史地、实事求是地看待,重在总结经验教训,防止重犯这样的错误。毛泽东对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历经艰难曲折。建国初期的探索是成功的,而后在不少方面重犯苏联模式的错误,不仅使党和国家的工作遭受严重损失,而且也使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遭遇到严重曲折和失败。成功的经验和做法固然可以继承发扬,失败的教训也会提供宝贵的借鉴。这两方面都为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提供了必要的条件。

  四

  粉碎“四__________人帮”和“文化大革命”刚结束时,党和国家的工作依然受原有思想和方针政策的束缚而徘徊不前。1978 年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破除了“两个凡是”的束缚。全党上下解放思想,深刻反思,认真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不仅反思“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及其教训,而且反思苏联模式的弊端及其消极影响。这两方面的反思归结到一点,就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既不能重犯“文化大革命”的错误,也要避免苏联模式的弊端,要积极推进改革开放,探索和开辟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邓小平说,我们的经验教训有许多条,但其中最重要一条是“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③

  1982 年,邓小平在党的十二大上提出: “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④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我们党积极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确立了党在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邓小平正面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的问题。他说: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⑤当然,中国改革开放的道路并不平坦,既有1989 年的政治风波,也有否定改革开放的声音。

  邓小平在1992年著名的“南方谈话”中强调,我们要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和改革开放的大政方针。他就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经济管理体制、以及经济社会发展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和科学的论证。党的十四大对“南方谈话”的主要精神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理论,进行了系统的概括。党的十五大进一步阐释了邓小平理论的历史地位和指导意义,第一次明确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

  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新的历史性飞跃和重大理论成果,强调这一理论的创造者是邓小平。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和十八大都充分肯定了邓小平的重大贡献,进一步丰富和深刻阐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此后,江泽民同志提出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胡锦涛同志提出了科学发展观,这都是对邓小平理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丰富和发展。伴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丰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逐步完善,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事业的健康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逐步形成。

  与苏联模式相比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一系列重大理论、重要制度和指导方针方面实现了创新。中国建立了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共同发展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 建立并不断发展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完整地提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布局; 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和基层民主自治制度; 进一步加强民主法治建设,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坚持依法治国、依法行政; 积极扩大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加强执政党建设和各级干部队伍建设,进一步落实民主集中制,强调科学决策、民主决策、集体决策,反对权力过分集中和独断专行,不搞个人崇拜; 废除领导干部的终身制,实行干部的任期制和退休制,实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各级领导班子的制度化和常规化交接等等。实践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唯一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我们党领导广大人民群众坚定不移地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中国已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进出口贸易、外汇储备、生产和创新能力都名列世界前茅,国家的综合国力迅速提升,国际影响力不断扩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的基本经验是: 始终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既要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坚持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又要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反对简单照搬经典著作的任何个别论断、个别提法; 始终坚持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本国具体国情相结合,开拓符合本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与改革道路; 始终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大胆探索、勇于创新,“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⑥; 始终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不断改善民生; 始终坚持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和奋斗目标,“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本身也与时俱进,不断丰富发展,从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到科学发展观,每前进一步都充满了生机活力和创新,永不封闭僵化。习近平同志说: “我们党在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都遇到了种种艰难险阻,我们的事业成功都是经过艰辛探索、艰苦奋斗取得的。想一帆风顺推进我们的事业,想顺顺当当实现我们的奋斗目标,那是不可能的。可以预见,在今后的前进道路上,来自各方面的困难、风险、挑战肯定还会不断出现,关键看我们有没有克服它们、战胜它们、驾驭它们的本领。”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中占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它是继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同俄国实际相结合、以及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之后,一次新的伟大飞跃。它解决了列宁所没有解决或没有来得及解决的社会主义建设问题,避免了苏联模式的弊端,从根本上解决了“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它不仅为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开拓了康庄大道,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可靠保障,而且为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和社会主义各国的建设与改革提供了有益的借鉴,为世界社会主义的振兴做出了积极贡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形成及其在实践中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说明社会主义前途无限光明,标志着世界社会主义开始复兴。

  注释:

  ①⑥⑦ 胡锦涛: 《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人民出版社2012

  年版,第16、12 页。

  ② 《列宁全集》第43 卷,人民出版社1987 年版,第8 页。

  ③④⑤ 《邓小平文选》第3 卷,人民出版社1993 年版,第116、3、373 页。

  ⑧ 习近平: 《在中央党校建校80 周年庆祝大会暨2013年春季学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人民出版社2013 年版,第4 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