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试论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在实现“中国梦”中的历史作用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25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杨玲玲 | 来源:《科学社会主义》2013年第2期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习近平总书记的这番话,提出了一个能凝聚中华民族优秀儿女为之奋斗的伟大目标。实现“中国梦”是全国人民( 包括中等收入群体) 的最大愿望和共同福祉,是对古代中国辉煌的拷贝与提升。“中国梦”也应该从实践上证明良政的模式是多元的,应该可以与“美国梦”、“欧洲梦”相比肩。过去30多年里“中国梦”催生出了我国中等收入群体,而中等收入群体的规模大小、素质高低、功能强弱将成为未来追梦的决定因素。

  一、“中国梦”为中等收入群体的壮大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1、改革开放是中等收入群体从无到有的催生剂

  1978 年以前,我国的社会结构呈现为同心圆型的高度同质化。是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催生出了中等收入群体。1978 年邓小平提出“发展多种经济成分”、“让一部分有条件的地区和个人先富起来最后达到共同富裕”等思想,党中央平反了一大批历史上的冤、假、错案;摘掉了知识分子“臭老九”的帽子和一部分地主、富农分子的帽子;落实对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以及在大陆的台湾同胞亲属的政策;为86万工商业者中的70 恢复了劳动者的身份,1982年“个体经济”概念首次进入宪法; 实行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使大批农民从土地上解放了出来。1992年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后又提出按劳分配与按生产要素分配有机结合,从而出现个体、私营、中外合资合作、股份制等新的经济成分。于是到1997年6月底,全国城镇职工中国有经济单位职工人数为10849.3万人,城镇经济体经济单收入之比为2. 5∶ 11。以收入为标志的阶层分化开始出现。

  面对着中等收入群体的迅速壮大,2001年7月江泽民同志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80 周年大会上提出“六种人”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2002年党的十六大报告第一次提出“中等收入者”概念,2007 年党的十七大提出“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②,胡锦涛在2010年2月3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指出要“加快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同年4月温家宝称要“逐步形成中等收入者占多数的‘橄榄型’分配格局”③。2012年党的十八大提出将“继续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正是以上这些政策使我国的中等收入群体从无到有,如今仅城市中等收入者已达2、3 亿人左右。

  2、阶级分析理论的创新解开了中等收入阶层壮大的政治羁绊

  阶级分析理论是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分析社会、政治现象的基本工具。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之后,面对着已经消灭了两大对立阶级、社会结构从“两个阶级一个阶层”开始向多元分化的新情况,邓小平就预期到分配制度的改革“必然会出现许多我们不熟悉的、预想不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尤其是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改革,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它涉及的面很广,涉及一大批人的切身利益,一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复杂情况和问题,一定会遇到重重障碍。例如,企业的改组,就会发生人员的去留问题; 国家机关的改革,相当一部分工作人员要转做别的工作,有些人就会有意见,等等。这些问题很快就要出现,对此我们必须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路子会越走越宽,人们会各得其所,这是毫无疑义的。”④这就表明邓小平摆脱了“阶级斗争”的羁绊,告别了“非友即敌”的思维模式,一切以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江泽民“七一”讲话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在阶级阶层理论上的重大突破。理论界认为阶层的划分与阶级的划分既有联系又有区别,运用多元综合标准的阶层划分比较适合社会平稳发展时期中国社会成员的构成情况,比如(1) 那些不能用阶级标准划分的社会群体,如公务员、知识分子等; (2) 一些新兴的社会利益团体; (3) 一些过渡性的社会群体,如军人、失业者等。总之用阶层分析方法来分析社会阶级结构就显示出较大的准确性和灵活性。

  3、快速城镇化为中等收入群体提供了发展的契机

  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显著的特点,就是比较集中在城市和东部。这是因为我国城乡二元结构明显,现代化的发展必然与城镇化过程相伴随。1975年美国城市地理学家R·诺瑟姆提出了城市化过程曲线。这一曲线表明,当城市人口占全部总人口的比重低于30%时,城市化处于初期发展阶段且缓慢推进; 当这一比重达30—70%时,城市化平稳发展且加速推进。按照这一理论,2011年我国城镇化率已达51%,正处于城镇化加速发展时期,也就是说,据统计1990年是中国城市人口2.54亿,到2010年时达到了6.4亿,20年间城市人口增加了4亿人。目前,中国的“城市系统”是以人口和平均收入为基础的。四个一线城市拥有最庞大的人口:重庆3000万,北京2000万人,上海2000万人,广州1200万人,天津1100万,深圳1000万人,还有地级及以上城市283个,其中人口超过100万人口的城市有125个。按这样的速度,到2025年,中国将会有221个城市人口超过100万。就按城市的2/3人口为中等收入群体计算,就有6亿的中等收入者居住在二线三线城市。

  4、“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意味着党的民生政策重点将从“解困”转向“稳中”与“扩中”并重

  经过30多年大力度不间断地扶贫,到2012年全国城乡困难人口数只剩8953.4万,已不到全国总人口的十三分之一,这意味着“解决温饱”阶段已经成为历史,下一步要向“全面建成小康”迈进,我们离“中国梦”又近了一步。而要建成全面小康,要求我们党的民生政策的重点从扶贫解困转向提升绝大多数民众的收入水平与生活质量上来,从“提低”转向“稳中”与“扩中”并重上来,因为只有绝大多数人富裕起来后全面小康才能实现。如果我们现在还认识不到这种转型的话,将会窒息社会发展的活力,“橄榄型”社会结构就无法形成,也成为一些发展中国家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原因。未来“中国梦”的实现与中等收入群体的进一步壮大密不可分。

  5、发达国家历程证明,从中低收入国家向中高收入国家迈进是中等收入群体的快速成长期

  众所周知,发达国家中产阶层的快速发展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科技革命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白领人员的队伍迅速扩大成长为社会的主导群体。在美国,白领人员占劳动力总数的比例由40 年代的31%上升到1979年的50. 9%,英国的白领人员的比例已经占到了44%。⑤日本、韩国等也形成了比较庞大的中产阶级。到2001 年,发达国家的白领人数一般都超过了50%, 美国59. 9%,英国52.2%,德国52.4%,意大利45.3%,澳大利亚44.3%⑥。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在从5000美元中下收入国家进入12000美元中上收入国家必须实现产业结构从劳动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向知识密集型为主的升级,于是劳动力结构也随之改变,成为中等收入群体发育的最好时期。中国2010年实现了人均GDP5000美元,正处于这一最佳时期的起点,因此将迎来中等收入群体壮大的黄金时期是不言而喻的。

  二、中等收入群体在实现“中国梦”中的历史作用

  梦想引领方向,梦想凝聚力量。共同的梦想需要全体中国人的共同奋斗,那么我们在这里为什么单独论述中等收入群体的历史作用呢? 因为:

  1、他们人数最多,这可以从绝对意义和相对意义上来看。从绝对意义上说,我国的中等收入者是世界上一个国家内最大规模的人群。以个人年收入为标准,中国社会科学院《2011年城市蓝皮书》提出2009 年我国城市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已达2.3亿人,叶檀认为2020年将有7亿中国人步入中等收入阶层,美国麦肯锡全球研究机构预测出中国中产阶级2025年将达到6.12亿,美籍华裔作家艾伦预测为6—8亿⑦。从相对意义上说,从与各阶层人群的比较来看,目前中国的贫困人口约为1亿左右,而2011年我国亿万富豪6.35 万人、资产600万元以上的有270万人,因此数量的绝对优势非中等收入群体莫属。

  2、经济建设的生力军。中国统计年鉴显示,2012 年底我国内资企业实有1322. 54 万户,登记在册的个体工商户实有4059. 27 万户,首次突破4000万户。非公企业、非公经济创造了50% 的国内生产总值、65%的专利、60%出口贸易及1/3 以上的税收。2011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中80% 以上的城镇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岗位由非公企业提供。再加上新的社会中间阶层人数约有5000万,再加上相关行业的从业人员,总人数约1.5亿。如今许多省市都出台了鼓励个体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必将进一步促进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

  3、消费的主体。2004 年有学者对16—70岁人群的消费情况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的结果发现,略超过40% 的人处于消费分层的下层,还有超过40%的人处于消费分层的下中层,中上层和上层的人约为13%,家庭物质条件达到或超过了小康水平⑧。如今8年过去了,中等收入群体的消费有了更快的增长,特别是网购的便利更使中等收入群体成为消费的主体。2012年中国5.38亿网民中一半以上有网上购物的经历。2011年我国网络购物交易额达到了7825.6亿元,十年间翻了600多倍。⑨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中等收入群体的消费能量。

  4、社会稳定的重要力量。职业稳定、收入稳定、消费能力和生产能力都比较稳定的中等收入群体,是社会的“稳定器”和发展的“推动器”。当社会高层与低层社会矛盾激化的时候,如果中等收入群体成为了社会的主体,往往能够对社会对立与社会矛盾起到缓解作用。作为一个强调自我,追求财富自我发展的群体,中等收入者又并不完全满足现状,他们要求政府提供更多的拓展财富的机会,给予他们更大的发展空间,推动国家政策的改革开放。所以中等收入者比重越大,政治越稳定。

  5、企业家精神的孵化器。1803年法国经济学家萨伊提出“企业家”概念以来,企业家给世界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最典型的例子是美国。其实,美国能做的事情,其他发达国家也能做,但美国超出这些国家的地方是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加上创新成为美国繁荣的基础,企业家精神是美国最为重要的战略优势。而中小企业是企业家精神的孵化器。有学者对天津市万户中小企业问卷调查发现,注册资本10万元以下、初始员工人数在10人以下的小企业业主占33.62%; 而初始人数在10人以下、但当前员工人数在100 人以上( 或注册资本在10万元以下、目前企业总资产在100万元以上) 的成功企业家占1.4%,这实际上是再现了一个企业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任何小企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都是孕育企业家精神的孵化器⑩。

  6、社会正能量的传承者与创造者。国外理论界认为,中等收入阶层由于有稳定的工作,或者有较高的学历,或者有一技之长,基本能自立于社会,有着强烈的自立精神与创业冲动。如进入2001年度Inc.500的公司创业者属于工薪阶层占31.48%,54.38%的创业者受过四年本科教育,超过30%取得了硕士学位,而高中占6.9%。至于管理人员,他们的敬业精神、职业道德、成就动机、文化品位等价值观必将为其他阶层提供一个学习的榜样。就连我国的个体工商户也有着强烈的自立精神。他们大多来自农村,多数人可能一辈子都与科技创新、财富积累没有关系,每天辛苦经营只是养家糊口。但他们渴望不成为社会的负担,再通过劳动一步步摆脱贫穷,并为下一代创造成为中等收入者的家庭平台。正是上亿人的这种精神和行动,才使得“中国梦”有了深厚的群众基础与社会依托。

  三、进一步培育中等收入群体的对策性思考

  1、“扩中”。中等收入者只能从广大的低收入者中来,为此,要从财税、金融、产业政策、区域政策、城镇化政策、就业政策、分配政策、社会保障政策到教育政策共同发力,促进中等收入群体的成长。我们认为,未来比较有希望进入中等收入的人群: 一是效益比较好的企业职工,工人阶级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中坚力量,他们出现分化的根本诱因是市场经济对计划经济的替代。如今工人阶级中有些人已经成为中等收入者,未来我们可以通过缩小行业差距等措施,扩大工人阶级队伍中中等收入群体的行列; 二是小微企业主。小微企业的密集程度决定着城乡居民的收入水平。比如浙江的义乌改革开放之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穷县,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一跃成为名震四海的国际性大都市,秘诀就在于小微企业的快速发展。2011年义乌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了40078元,农村人均纯收入达到17121元,超出全国城乡人均收入的2—4 倍; 三是新生代农民工,2010年中央1 号文件中提出,要“着力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传递出中央对二代农民工的高度关切。调查显示新生代农民工80后为主要群体,未婚居多,受教育程度较高,但职业技能仍然较低; 就业的行业倾向更加明显,工作流动性较大; 收入水平不高; 市民化意愿更加强烈,但绝大多数希望能继续保留承包地和宅基地。因此他们比其父辈更容易成为中等收入者; 四是大学生失业群体,大学生失业是一般失业人员中特殊群体,因为他们受过高等教育,是特殊的人力资本所有者,他们年轻精力充沛,思维活跃,接受新生事物快,创造力强,因此全社会应千方百计让毕业大学生找到合适的工作岗位; 五是农村中的先富群体。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农业经营主体已由改革初期相对同质性的家庭经营农户占主导的格局向现阶段的多类型经营主体并存的格局转变,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要着力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主要包括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组织以及社区性或行业性的服务组织等。因为过去的农业生产经营中,小户、散户占的比重较大,这就导致生产效率和收入上不去。今后,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将成为我国农业生产的主力军,而这也正是现代农业发展的必由之路。

  2、“稳中”,即维护住现有中等收入者的收入水平。目前美国中等收入阶层约占80%、新加坡90%、瑞典55%、德国50%,而我国中等收入阶层占劳动人口的比重及自我认同率均低于40%,不但低于以上这些发达国家,也低于巴西、印度等发展中国家。他们虽然收入状况好于低收入群体,但他们中的很多人压力也很大: 供房,孩子上学,赡养老人,而且是个人所得税的主要负担群体,收入涨幅已追不上CPI。最重要的是,他们这个“中间”位置并不稳定,经济危机、行业波动、政策变化和个人困难都可能使他们跌落低层。据《人民日报》调查显示,很多中等收人者并不认为自己属于“中等收入群体”。上海大学上海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在随机访问的212位市民中,认为近几年收入增加支出也增加的占30.2%,收入没有增加的39.2%,收入减少的占1.9%;对自己目前的收入感到“不满意”和“很不满意”的占46.2% 和12.7%。因此著名社会学家陆学艺总结说,“该大的阶层( 指中产阶层) 没有大起来,该小的阶层( 指农业劳动者阶层) 没有小下去”。

  3、“提中”。自近代社会转型以来,我国中等收入群体的分化、组合和发展变化充满着矛盾性、异质性和复杂性,至今尚未成为一个自为的阶级。在市场社会多元化促发的利益主体多元化、价值取向多元化的过程中,用辩证唯物主义观点来分析,不仅中等收入者的社会群体意识与行为取向是一个复杂的变数,而且其对社会秩序稳定和发展的关系也是一个重要的变量。因此中等收入群体历史作用的发挥,不仅仅取决于他们自身的市场能力,还取决于他们是否有赢的其他社会阶层广泛合作与支持的能力,取决于其是否有参加和推动政治民主的能力以及国家与社会互动、互构关系的制度背景。这样,除了政府大力培育之外,中等收入者个人的素质提高与阶层认同意识的培养就成为能否肩负起其历史作用的决定性因素了。

  注释:

  ① 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1998) ,中国统计出版社1998年版,第129页。

  ② 胡锦涛: 《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人民日报》2007年10月25日。

  ③ 温家宝: 《关于发展社会事业和改善民生的几个问题》,《求是》2010年第4期。

  ④ 《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64页。

  ⑤ 李强: 《转型时期中国社会分层》,辽宁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第296-297页。

  ⑥ 联合国劳工组织2001年《劳工统计年鉴》。

  ⑦[美] 艾伦: 《中国梦: 全球最大的中产阶级的崛起及其影响》,文汇出版社社2011年版,第5、57页。

  ⑧ 李春玲: 《当代中国社会的消费分层》,《湖南社会科学》,2005年第2期。

  ⑨ 胡占凡: 《数字10年》,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12年版,第91-99 。

  ⑩ 张玉利: 《企业家型企业的创业与快速成长》,南开大学出版社2003 年版,第30- 31页。

  [责任编辑: 蒲长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