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新常态的中国经济有巨大潜力、韧性和回旋余地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07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张占斌 | 来源:人民网

   过去一年,在国内经济下行持续加大,多重困难和挑战相互交织的情况下,我国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任务得以完成,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了稳中有进。成绩来之不易,坚定了奋勇前行的决心和信心。当然,我们要看到成绩,更要看到困难和挑战。当前,经济投资增长乏力,新的消费热点不多,稳增长难度加大。与此同时,工业产品价格连续下降,生产要素成本上升,小微企业融资问题愈发突出,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产能过剩问题突出。这一系列的问题和挑战,使得部分学者对中国经济产生担忧。我们认为,这些问题和挑战,是“三期叠加”(经济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背景下经济结构性矛盾的外在表现,是新常态下经济全方位优化升级的暂时性调整。中国经济已进入新常态,正在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复杂、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化。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有巨大的潜力、韧性和回旋余地,能够实现健康可持续增长,我们要有足够的信心和耐心。

  一、信心来自中国经济韧性好和潜力足 

  新常态下,中国经济的需求面和供给面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可回避的困难,但经济发展总体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经济发展的韧性和经济增长的潜力将支撑中国经济向更高更好更稳的水平迈进。 

  一是经济增量依然可观。应该承认,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下行的挑战十分明显。但中国经济早已经不是“小个子”,而已成为“大块头”了。经过36年的高速增长,经济体量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3年一年中国经济的增量就相当于1994年全年经济总量,可在全世界排到第十七位。从世界排名看,中国已连续赶超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日本等经济强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大国。2014年的中国经济总量相当于2个日本,仅增量部分就相当于一个瑞士。从发展速度看,近三十多年来中国经济以世界少有的年均接近两位数的增长速度高速发展,创造了世界经济史上的“中国奇迹”。经济新常态下,我们依靠依然可观的实际增长,能够有效保障国家财政实力不断增强,而财力的增加能够为促进经济发展、保障和改善民生、有效应对各种风险提供有力的资金保障。依靠依然可观的实际增长,党的十八大确定的“两个百年”奋斗目标是完全能够实现的,这将为中国经济带来更多“大国红利”。 

  二是经济增长动力更为多元。中国进入发展新常态,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空间大。从城镇化角度看,我国正在经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城镇化进程。2014年我国的名义城镇化率仅为54.8%,户籍城镇化率则低得多,仅为36%左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中国城镇化伴随的大规模人口迁移,将直接推动基础设施投资和居民消费的持续增长。研究表明,未来十年中国新型城镇化的推进,将带来超过四十万亿的投资,这将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强大推动力。从工业化角度看,我国的工业化正处于中后期阶段,工业化的任务远没有完成,除东部少数经济发达的省市基本完成工业化外,中部、西部等省区工业化的发展还不是很充分,不少地区还处于工业化的初级阶段。因此,中国的城镇化和工业化进程将为经济增长提供多元化的“后发红利”,这些动力足以支撑未来中国经济向更高更好方向发展。 

  三是发展前景更加稳定。2013年,我国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46.1%,首次超过第二产业,2014年的统计公报显示,这一比例攀升至48.2%,这是非常好的经济结构优化迹象。在支撑我国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中,内需结构中投资占比相对较高,但2010年消费率和投资率达到各占50%之后,消费率出现较快增长趋势,在经济结构中占比再次超过投资率,消费的基础性作用和投资的关键性作用逐步得到体现。由于地理条件、发展基础、历史文化等因素,在我国区域经济结构中,东中西部发展差距较大。随着“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等区域发展战略的制定和实施,区域结构亦在逐步得到优化,这将为中国经济带来更多“发展红利”。 

  四是市场活力进一步释放。在经济新常态下,政府职能转变的核心仍然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新一届政府将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突破口”和“当头炮”,目的就是要从体制机制上给各类市场主体松绑,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2013年以来,国家先后取消和下放了共700余项行政审批等事项,涉及到将工商登记前置审批事项改为后置审批等一系列具体举措。这些举措既对减轻企业负担、激发市场活力发挥了重要作用,也将成为中国经济改革的重要机遇之一。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新登记注册市场主体1292.5万户,同比增长14.23%;新登记注册企业365.1万户,同比增长45.88%。这些实实在在的“改革红利”,既显示了改革的巨大威力和市场的无限潜力,也昭示着新常态下中国经济的光明前景。 

  二、耐心来自保持战略定力和平常心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支撑条件和外部需求都已发生了深刻变化,要求经济增长速度进行“换挡”,经济增长目标向合理区间“收敛”。随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不断推进,中国经济必将爬坡过坎、行稳致远,顺利实现保持中高速增长和迈向中高端水平“双目标”,顺利实现从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的历史性转变。 

  一是为经济增速减缓留出一份平常心。中国是一个大国,或者说是一个“巨型国家”,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与其他国家相比没有可比性。俗话说,“船小好调头”,而掌控好中国经济这艘巨型“航空母舰”决非易事。从先发国家的成长经验来看,全球仅有12个国家曾实现过以7%左右的速度增长20年。但这些国家无论是人口规模,还是面临的外部环境与当下的中国都不可同日而语。在经济进入新常态下,我们要保持战略定力,采取各种措施综合施策,不必纠结于GDP增速,追求动辄两位数的高速增长,既无必要,也不现实。只要就业保持整体稳定,增长质量持续向好,增长速度运行在合理区间,中国经济就一定会走得更稳更好。7%左右的增长目标从全球范围内来看依然是非常高的,高增速不应成为政府的“包袱”。 

  二是为创新驱动发展留出足够的时间。美国管理学家迈克尔·波特将人类经济发展划分为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创新驱动和财富驱动四个阶段。要素驱动阶段经济增长的基础主要是土地、资本、劳动力等生产要素的大量投入。投资驱动主要靠大规模投资来促进经济增长。创新驱动阶段,主要依靠知识创造和应用,提高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从而驱动经济长期、稳定增长。应当看到,我国在科技体制改革、创新能力提升等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实现产业迈向中高端,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所面临的创新挑战和技术瓶颈依然存在,离依靠“技术红利”创造经济增长核心动力源还有较远的距离。创新驱动发展,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需要一些时间来实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目标。无论是建立有助于创新驱动的制度体系,培养大批创新型人才,还是营造良好的创新文化,都需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弯道超车”的求急心态并不可取。 

  三是为经济结构调整留出足够的空间。我们应看到,我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还面临着诸多挑战,产业结构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显得较为落后,需求结构、区域结构、城乡结构、收入分配结构等还有很大的调整空间。消费方面,信息、旅游休闲、养老家政健康、住房、教育文化体育等新的增长点正在培育和壮大。从投资方面看,我国正在启动和实施一批新的重大工程项目,包括棚户区和危房改造、城市地下管网改造等具有“公共产品”属性的民生项目,以及中西部铁路和公路、内河航道等重大交通项目,水利、高标准农田等农业项目,这些项目的推进将为中国经济的结构调整提供很大的回旋余地。从区域发展方面看,我国推动实施的“四大板块”和“三个支撑带”组合战略,已亮点频出、初现成效。从产业结构方面看,“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行动计划已经深入人心,蓄势待发。要实现这些战略举措的最终落地,实现新一轮经济结构的优化升级,需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 

  四是为全面深化改革留出足够的耐力。当前,地方一些职能部门过度干预企业经营管理,吃拿卡要、“红顶中介”、寻租腐败等现象依然存在,建立法治政府,加快转变政府职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是新常态下中国经济改革的重要挑战之一。我们必须拿出壮心断腕的决心和耐力,敢于啃硬骨头、涉险滩,坚定不移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确保各项改革措施落地。《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5年将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全部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将进一步深化商事制度改革,制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等,让企业和群众得到优质高效的服务。将围绕服务实体经济推进金融改革,提高市场效率,优化资源配置,建立起高效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积极发挥金融对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作用。此外,在财税体制、投融资体制、国企国资、价格领域的改革也在向纵深推进。我们坚信,只要有足够的信心和耐心,全面深化改革所带来的红利必将逐步显现,中国经济必将再创辉煌。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