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一带一路” 构建国际合作新模式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08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张鑫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8月27日

  中国提出并实施建设“一带一路”战略,在国际国内新形势下,是对构建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和互利共赢的国际合作共赢模式的新探索、新创举。这不仅有助于实现我国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也有助于推动亚洲各国迈向命运共同体。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国际国内环境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趋势下,全球经济的恢复与发展不仅需要新的增长动力,更需要打破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推动贸易与投资的自由化、便利化,从而为新形势下的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探索新模式、新路径。与此同时,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各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已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原有的某些发展模式难以为继,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战略转型期。这一方面需要不断推进改革开放以实现经济的持续发展,另一方面还需要继续融入并推动全球经济一体化,探索国际合作新模式。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中国独创性地提出了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区域发展战略,得到了许多国家的欢迎和公开支持,表明这一战略顺应了国际社会谋求区域合作互利共赢的强烈要求。综合来看,“一带一路”战略实现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创新。

  一是在对外开放和国际合作的理念上,坚持平等互利、合作共赢原则,探索共建发展共同体、利益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谋求互利共赢的新模式。“一带一路”建设坚持合作共赢,追求共同发展,倡导平等对话,尊重道路选择;既欢迎沿线国家自愿平等地参与,也欢迎域外国家为本地区发展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其建设目的在于创造一个包容性的发展平台,打破沿线各国领土纠纷、政治制度和宗教文化差异等各种合作障碍,共商、共建、共享经济发展之路,最终形成互利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和共同繁荣发展的“命运共同体”。这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完全由美国主导,以拯救欧洲经济为名,通过对外经济扩张,巩固自身全球霸主地位,遏制苏联和共产主义势力的“马歇尔计划”存在本质区别,也不同于当代具有明显遏俄色彩的欧洲“东方伙伴关系”。

  二是在对外开放和国际合作的方式上,实现了由东部沿海地区率先带动内陆地区,由借江出海、借路出境向设立自由贸易区,主动承建国内外交通、港口等基础设施,打造一条发端于中国各省市、贯通亚欧部分区域,覆盖约44亿人口的经济大走廊,并在互联互通的基础上,创造全方位的对外开放新格局和沿线各国共同繁荣的新局面。亚洲是当今世界最具发展活力和潜力的地区,也是国际战略竞争和博弈的一个焦点。面对周边领土主权争端、大国地缘政治博弈、民族宗教矛盾等问题交织叠加的安全态势,中国坚持“亲、诚、惠、容”的理念,积极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努力走出一条共建、共享、共赢的亚洲安全之路。“一带一路”有助于亚洲及其他地区相关国家通过合作促进共同安全,有效管控分歧和争端,走上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之路,同时有利于促进我国内陆地区的对外开放,进一步推动沿海地区开放型经济率先发展。

  三是在对外开放和国际合作的内容上,弘扬和平友好、开放包容的丝路精神,赋予古丝绸之路新的历史使命和时代要求。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亚、非、欧等地区的国家开展经贸往来、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对东西方文明的交流互鉴作出了重要贡献。我国提出并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就是要在新的历史时期,顺应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趋势和我国对外开放,尤其是西部地区向西开放战略,实现由单向引进资金和技术转变为输出、输入双向发展的新格局,通过推动国家之间的互联互通,为沿线国家的经贸往来、人文交流创造物质基础和便利条件,并在平等、包容、合作、共赢的基础上,形成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正如习近平主席所强调的,这种互联互通是基础设施、制度规章、人员交流“三位一体”,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大领域齐头并进的全方位、立体化、网络状的大联通。

  四是在对外开放和国际合作的实施上,充分发挥金融的先导作用,通过主导建立丝路基金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以股权投资、债权投资、贷款、提供担保等方式为亚洲各国的基础设施项目建设提供金融支持,从被动参与到主动参与、积极谋划,甚至逐步主导全球范围金融资产跨国配置。亚洲许多地区和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大、资金短缺。中国外汇储备多、国民储蓄率高,加上“中国建造”对外承包工程建设管理经验丰富,通过丝路基金和亚投行对接双方供求,可以帮助沿线国家超越储蓄与贸易“双缺口”的经济制约,在促进中国部分产业转移的同时,有助于承接转移沿线国家改善非农就业、发挥人力资本优势。正是由于这个共赢互利之举,可以为沿线国家提供全新的合作发展契机,因而得到许多国家的积极响应。相信未来一个时期,中国打造的“一带一路”建设融资平台及相关导向资金,将吸引更多投资者加入,从而形成规模集聚效应和良好的直接投资环境。这对打破传统国际金融机构一家独大,提高资源整合能力,推动人民币走向国际市场等都将产生重大影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