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南京大屠杀铁案不容篡改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09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朱成山 | 来源:《光明日报》

  南京大屠杀,是对日军侵占南京后所犯屠杀、奸淫、纵火、劫掠等暴行的统称,是日军侵华暴行中最野蛮、最凶残的典型事件。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右翼势力不断制造否认质疑南京大屠杀历史事实的谬论,竭力为军国主义战犯涂脂抹粉。然而,谎言终究掩盖不了血写的历史,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实不容歪曲。日本侵略者在南京制造的震惊中外、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中,留下了大量的证人、证言和证物。本文依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多年来征集、整理和研究的资料,用大量证据证明南京大屠杀铁证如山,不容置疑和篡改。

  一、国际和中国南京两法庭形成的历史判决早为南京大屠杀作了法的定论

  1946年初,由中、美、英、苏等11个国家在东京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以下简称“国际法庭”),依据《波茨坦公告》关于“吾人无意奴役日本民族或消灭其国家,但对于战争人犯,包括虐待吾人俘虏者在内,将处以严厉之法律裁判”的精神,对犯有破坏和平罪、违反战争法规及惯例罪和违反人道罪的日本战犯进行了长达两年零六个月的审判。

  由于南京大屠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西斯暴行中非常突出的事件,是日本军国主义对亚太地区人民一系列屠杀暴行之最,因此国际法庭对于此案的审理特别严肃认真。据中国派往国际法庭的助理检察官裘劭恒的回忆:“1946年3月至6月,根据国际法庭检察处检察长季楠(美国人)的建议和中国检察长向哲浚的派遣,我曾和美国的石登助理检察官和马罗上校一起,两次回国寻找南京大屠杀的证人。在南京的调查取证中,我们得到了司法部和高等法院的支持,从上万份大屠杀的材料中,挑选了100多份的书面材料,并带着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伍长德、尚德义,还有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美国人马吉、史密斯、贝德斯等10多位中外证人,去了东京。”我国参加国际法庭工作的大法官梅汝璈也回忆说:“我们花了差不多三个星期的工夫专事听取来自中国、亲历目睹的中外证人(人数在10名以上)的口头证言及检察与被告律师双方的对质辩解,接受了100件以上的书面证词和有关文件,并且鞫讯了松井石根本人。”

  国际法庭根据大量人证、物证,确认侵华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是现代史上破天荒之残暴记录,在长达1218页的国际法庭判决书中,用两个专章的篇幅作了题为“攻击南京”和“南京大屠杀”的判词,确认了日本侵略者在南京犯下的罪行“是事先预谋好的”“屠杀的对象是无辜市民和俘虏”“日军大规模地屠杀持续六个星期之久”“日军在南京屠杀的人数为20万人以上,还不包括日军抛江焚毁的尸体(约为15万具)”,南京大屠杀包括“集体屠杀、分散屠杀和奸淫、劫掠、焚烧”“日军中下层官兵在南京所犯的种种罪行是得到日本官方默认和支持的”,等等。经国际法庭庄严审判,南京大屠杀罪魁祸首松井石根被执行绞刑,受到了应得的惩罚。

  根据国际法原则和由中、英、美、苏等11国组成的远东委员会处理日本战犯的决议,甲级战犯由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乙、丙级战犯则由直接受害国家所组织的军事法庭审判。1946年2月,以石美瑜为庭长的中国审判日本战犯南京军事法庭(下称“中国南京法庭”)正式成立。日军第六师团师团长、乙级战犯谷寿夫,以及在南京进行“杀人比赛”的刽子手野田毅、向井敏明、田中军吉等战犯,先后被引渡到南京受审。1947年2月6日至8日,中国南京法庭首先对谷寿夫进行了为期3天的公审。有3名外籍证人在内的80余名证人,出庭陈述谷寿夫所属日军部队在南京的暴行,上千人出席旁听。12月18日,对野田毅、向井敏明和田中军吉进行了审判,当时法庭座无虚席。中国南京法庭依据大量的人证、物证,经过反复调查和核实,确认“日军在南京屠杀我同胞的人数达30万人以上”“日军谷寿夫、中岛、牛岛、末松等将领,共同纵兵屠杀俘虏和非战斗人员”“日军纵火焚烧致使南京半城几近灰烬”“日军进行大肆抢劫和灭绝人性的奸淫”“日军军官在南京以‘杀人竞赛’和连续砍杀中国人取乐”。经法庭庄严审判,谷寿夫、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等南京大屠杀要犯被判处死刑。

  综上所述,南京大屠杀案是经过东京法庭和中国南京法庭共同作出的法的定论,是历史性的判决,是完全合法有效的。

  二、当年的埋尸记录及日军毁尸灭迹证词为南京大屠杀留下铁证

  侵华日军在南京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留下了几十万具尸体。对这些尸体的掩埋或处理时留下的埋尸记录,成为日军杀害我同胞达30万人以上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当时收埋尸体和毁尸灭迹主要有四种情况:一是世界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世界红十字会八卦洲分会、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崇善堂、同善堂、代葬局、顺安善堂、明德慈善堂8家社会慈善团体,因不忍目睹惨状,基于社会公德将遇难同胞尸体掩埋,共掩埋19.8万具;二是许多市民不忍看自己的同胞和亲属尸体暴露野外,自发组织临时掩埋队,共收埋尸体4.2万具;三是伪政权第一区、第二区、第三区和下关区,为掩饰日军大屠杀罪行,共收埋尸体1.6万余具;四是侵华日军为掩盖血腥暴行,制造和平假象,逃避世界舆论谴责,毁尸灭迹达15万具。如果把所有被收埋的尸体,连同日军毁尸灭迹的那一部分合并考察,并考虑到毁尸行动之间、毁尸与埋尸之间,以及统计方面可能出现的一些交叉和重复计算的因素,便可以发现南京大屠杀遇难者达30万人以上完全是有事实根据的。

  三、加害方、受害方和第三国人士的日记与影像史料构成了三角证据链

  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资料,在日本投降时,曾毁掉不少。日本为隐瞒历史真相,至今没有公布其档案资料。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日本出版界和报刊也曾陆续刊载了一些日军官兵日记和随军记者的证言资料,这些来自加害方的证言,为研究南京大屠杀事件提供了证据。主要包括:一是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官兵日记。如1984年,日本《历史与人物》第169号增刊上,刊载了当年侵占南京的日军第十六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的《阵中日记》,写道“由于方针是大体上不保留俘虏,故决定赶至一隅全部解决之。”这就明白无误地指出了屠杀俘虏是日军上层既定的方针。二是日本参与南京大屠杀官兵证言。如1971年8月,当时曾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老兵冈本健三应《中国》杂志的采访,对日军毁尸灭迹作如下详细描述:“有人说,南京的屠杀不曾有过,这是胡扯!我本人就是当场目击者。”三是日本随军记者现场目击。比如,铃木二郎曾是《东京日日新闻》的随军记者,1971年11月号《丸》杂志曾发表他撰写的《我所目睹的“南京悲剧”》。文中回忆:“(1937年12月)15日在通过(南京)光华门的马路两边,看到接连不断的散兵壕,填满了无数烧得焦烂的尸体,马路中间布满的木柱下面,也都垫着尸体,四肢断折飞散,不啻人间的一幅地狱画图。”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馆藏档案中,保存着4000多份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口述史资料,它们来源于历史上的几次大规模的调查,以及该馆建馆30年来的持续收集。一是战后1946年,为了配合“两个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曾对南京大屠杀案进行过调查,发现一批幸存者。如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伍长德,他是一位交通警察,在国际安全区负责维持秩序。他说:“1937年12月15日上午8时左右,忽然来了十几个日本兵,用刺刀把青壮年男子全部赶到外面,并被集中到马路上,共约两千人以上,被集体押往汉中门外秦淮河边,日军集体屠杀时,我被压在遇难同胞的尸体下而幸存,日军用刺刀补戳时,在我的背部扎了一个洞”。二是在1984年,曾对南京6个城区4个郊区进行过普查,发现全市仍健在的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尚有1756位。如夏淑琴家当年住在中华门内新路口,一个大院里住着两户人家,13个人。日本兵闯进后,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枪杀了夏家7口人和邻居家4口人,她的母亲和两个姐姐都被强奸并杀死,她和妹妹幸存。当时她只有7岁,妹妹只有4岁。她的脊背被戳了两刀,左臂被戳了一刀,至今还留有疤痕。三是1997年夏,纪念馆与南京市教育局合作,对当时全市15个区(县)70岁以上的老人进行大规模普查,发现了1213名仍然健在的幸存者。如左润德曾经见证过日军在丰富路卫生所放火,火势很大,附近的居民都纷纷赶出救火,不料救火的人刚跑到那里,早埋伏在隔壁军营的日本兵大批翻墙而出,端起刺刀就捅,捅死就摔进火堆里。他在这场灾难中幸存。

  南京大屠杀规模之大,残害之烈,受害人数众多,留下了许许多多中外证人书信、日记和证言,成为揭露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第一手证据。一是《南京安全区档案》记载了日军暴行。这份档案记载,留在南京的美、英、德、丹麦等国外籍人士基于人道主义,不断向日军当局和日本大使馆提出抗议和呼吁,不到两个月,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向日方递交的公函就有69件,递交的日军暴行报告有428件。二是《驻华使馆外交人员档案》。如1990年在德国档案馆波茨坦分馆,发现了当年德国驻华使馆人员罗森在亲眼目睹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后向德国外交部报告的约200页档案,其中有1937年12月24日,他乘船去上海时,在南京郊外看到“堆得像山一样的平民打扮的人们的尸体”。三是《南京国际救济委员会的调查报告》。该委员会曾委托金陵大学教授史迈斯及其助手,于1937年12月至1938年2月期间,对南京市区和郊区在日军暴行中受祸情况作调查,于同年6月写出了纪实性报告《南京战祸写真》,指出“抢劫大体上涉及城里百分之七十三的房屋,城北区被抢劫的房屋多达百分之九十六。城里平均每个地区有百分之八十八的房屋遭到破坏,城外地区是百分之九十,城北区房屋遭受破坏的竟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二”。四是留在南京的外籍人士信件、日记和音像资料。当时留在南京的外籍人士,他们把目睹的日军暴行详细而审慎地记录下来,用写信的方式告诉亲友。如1995年1月,在南京鼓楼医院首次发现了美国医生威尔逊日记。该日记记录了侵华日军在南京烧、杀、淫、掠的暴行。五是外国记者当年现场的新闻报道。如留在南京的美国《纽约时报》记者德丁,在1937年12月15日离开南京时,亲眼看到日军的屠杀暴行。他在上海拍发消息《俘虏全遭杀害,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扩大,一般平民亦遭屠戮;美国大使馆遭袭击》,12月18日赫然刊登在《纽约时报》上,成为世界上最早揭露日军制造南京大屠杀的新闻之一。

  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南京大屠杀的史实是不容置疑,更不容否认的。日本右翼分子和政客们无视历史事实的真相,极力制造谎言,企图掩盖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中对亚太地区人民,特别是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累累罪行,继续欺骗世界舆论和愚弄日本人民。这样的言行根本经不住历史的检验,也必将遭到所有爱好和平的人们的唾弃。

  (作者单位: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