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实体经济发展新动能从哪里来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21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 | 来源:北京日报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大力振兴实体经济、培育壮大新动能作为2017年经济工作的一个重要任务来部署,一方面说明我国在新常态的政策框架下,已经形成了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导、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的有力的政策支撑体系和行动序列;另一方面也客观地表明,面对经济缓中趋稳和不断分化的趋势,目前资本的“脱实向虚”倾向令实体经济发展的挑战加大,结构纠偏的任务重大而艰巨。在现在这样一个新的历史方位上,中央提出,我国经济运行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根源是重大结构性失衡”,要求大力振兴实体经济、培育壮大新动能,必然会对中国经济健康发展起到积极的奠基作用,其相关的经济政策也必然会产生纲举目张的效应。 

  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核心和基础,是国家竞争力的根本来源。现在虚拟经济发展过度了,必须回归它的原有功能。只有让虚拟经济回归自己的基本功能,发展实体经济的成本才能降低,发展环境才能优化,发展新动能才能形成。 

  提问1: 怎么分类看待过剩产能以便做好去产能工作? 

  用市场、法治的办法做好去产能工作。去严重过剩的产能,是为了重新恢复实体经济的正常供求关系,推动实体经济企业持续复苏和振兴。落后产能主要有三种:在技术层面,指以落后技术和工艺装备为基础的生产能力;在市场层面,指丧失了竞争力的生产能力;在政策层面,指环保、能耗、质量、标准、安全不达标、不合规制的生产能力。用市场、法治的办法去产能,就是要把前两类落后产能全部交给企业和市场调节。而对第三种落后产能,政府应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严格执行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以各种准入门槛来完成淘汰目标,加强规则意识,减少计划意识;加强选择意识,减少指令意识。这是良性产能治理的要件。 

  提问2:为什么要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 

  在控制总杠杆率的前提下,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给实体经济企业去杠杆,既是为其减负增利,也是为了防止出现金融风险。当下,由于地方政府债务与企业债务搅在一起,很难区分其边界,因此重点去企业杠杆十分必要。另外,现在中国企业负债也很高。这样下去必然会危及和掏空实体经济,使我国经济提前进入产业空心化的时代。维持降低企业杠杆率,一是要支持企业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二是要加大股权融资力度,降低银行贷款比率;三是要加强对债务的软性预算约束的管理,强化企业自身对债务杠杆的硬约束。 

  提问3:怎样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 

  要给实体经济企业加大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的力度。降成本具有双向调节供求关系失衡的政策含义。现在成本的高低问题,由于涉及产业转移,已成国际产业竞争和国内经济政策的焦点。从成本视角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可以取得立竿见影的发展效果。降成本包括降要素成本和制度成本两块。前者最重要的途径是提升生产率,推动企业眼睛向内降本增效,如降低企业用能成本,降低单位产品的原材料成本等;后者就是要通过制度改革,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如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各类中介评估费用,降低物流成本,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等等。 

  提问4:如何优化市场、产业组织等外部环境来振兴实体经济? 

  在提高质量、创建品牌、创新驱动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措施外,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提出了两个振兴实体经济的直接有力的措施,它们是发展实体经济的崭新视角:一是要建设法治化的市场营商环境,加强引进外资工作,更好发挥外资企业对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这是中央明确地把吸收FDI与发展实体经济联系起来,对于促进引进外资工作具有“拨乱反正”的重要意义。二是从优化产业组织的角度,提出了大中小企业协调发展的要求,即要提高大企业素质,在市场准入、要素配置等方面创造条件,使中小微企业更好参与市场公平竞争。通过优化产业组织来振兴壮大实体经济,这个办法有很多优越性,政策操作的空间也很大。如新日铁占日本钢铁产量、浦项占韩国钢铁产量均是50%以上,而宝钢和武钢合并后,仅占中国钢铁产量的7.6%。因此产业组织程度低,是我国各行业大规模产能过剩的根源之一。 

  提问5:怎样从房地产角度为实体经济创造低成本的发展环境? 

  通过抑制房地产泡沫,为实体经济创造低成本的发展环境。一是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让其回归消费品功能。这将为制造业降低成本、鼓励创新创造良好氛围。二是提出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城市,可用增加土地供应的办法来缓解压力的举措。其实,这不仅要合理增加土地供应,而且还要提高住宅用地比例,盘活城市闲置和低效用地。这是降低这些城市房价上涨预期的根本办法,将会对房价持续上涨产生重大的抑制效果。三是要求特大城市要加快疏解部分城市功能,带动周边中小城市发展。这是要大力发展城市群的重要信号,不仅可以抑制这些功能过于密集的城市的房价上涨,也可以对三四线城市产生去房地产库存的效应。 

  提问6:如何奠定实体经济企业发展的制度基础? 

  通过深化国企改革,以及加强产权保护制度建设,为实体经济企业奠定发展的制度基础。一方面,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按照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的要求,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加快推动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以此奠定我国国民经济的基础。另一方面,则要抓紧编纂民法典,加强对各种所有制组织和自然人财产权的保护。坚持有错必纠,甄别纠正一批侵害企业产权的错案冤案。这对于稳定民营企业家的预期、提高近年来逐步下降的民营企业投资的积极性,也具有基础性的支撑作用。

    特约请江苏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南京大学教授刘志彪解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