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推动实现“新全球化”是大势所趋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8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胡鞍钢 王蔚 | 来源:解放日报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成为冷战结束以来全球化高歌猛进的“分水岭”。随后,出现了二战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逆全球化。如何看待当前愈演愈烈的逆全球化思潮和倾向?经济全球化将会走向何方? 

  “从全球化受益者变为逆全球化受害者” 

  逆全球化的经济表现是什么?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最新数据,世界进出口贸易额占GDP 比重从2008年的51.86%降至2015年的44.99%,下降了6.87个百分点,相当于倒退回本世纪初的水平。其中,美国、日本分别下降2.240.96个百分点; 中国亦无法独善其身,下降了19.82个百分点,下降幅度明显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俨然从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转而成为逆全球化的最大受害者。同时,世界贸易组织预计,2016年全球贸易增幅可能连续第5年低于经济增速。 

  逆全球化的政治表现是什么?面对世界经济深度调整、复苏动力不足、增长分化加剧以及国际贸易投资低迷的“全球化波折”等新形势,加之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加速兴起,美国等发达国家变得敏感和不安。曾经的自由贸易倡导者纷纷走上向内的道路,从强调释放市场力量的新自由主义范式向主张社会保护转变。2016年,欧盟遭受减员打击,暴露增长缓慢、复苏乏力、就业低迷的多重困境。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抛出“废除美国贸易协定”“取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保护主义言论,将给世界经济运行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为什么会出现逆全球化?深层次原因有三:第一,全球贫富悬殊拉大。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各国内部利益分配不均衡,出现财富鸿沟。第二,失业问题凸显。由于全球产业链、价值链分工布局和全球生产、外包体系建立,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主要分布在发展中国家,导致欧美发达国家制造业部门的失业人数增加。他们成为反全球化的主要群体。第三,国家民族主义回潮。国与国之间最根本、最核心的关系是利益关系。全球化作为一种国家主权的让渡,从经济角度去国家化,一定程度上会引起当事国家政府的不满,使得政治整体趋向保守、经济整体趋于内向。 

  南方国家加速崛起多极化趋势更加明显 

  面对逆全球化思潮扩散,如何分析世情?如何看待经济全球化整体形势?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经济全球化进入阶段性调整期,质疑者有之,徘徊者有之。应该看到,经济全球化符合生产力发展要求,符合各方利益,是大势所趋。 

  经济全球化的“大势所趋”,来源于国际金融危机后国际贸易、跨国投资、人员跨境流动的回温。从国际贸易来看,2015年世界货物出口额和进口额占GDP 比重虽有所下降,但2011年至2014年间基本与2007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的水平相当,达到25%左右,并未出现严重下滑。同时,服务贸易成为贸易增长新亮点,服务贸易占GDP比重从2008年的12.5%上升至2015年的13%。从跨国投资来看,全球的外国直接投资净流入占GDP比重也有所回温,从2011年的高点303.2%下降至2014年的低点218.6%2015年又回升至286.7%。同时,人员要素的流动加剧,长远来看也会带动其他要素的全球化流动。 

  经济全球化的“大势所趋”,来源于南方国家加速崛起、南北国家实力消长的全球经济格局重塑。从当前全球化格局来看,虽然北方国家对经济全球化和对外开放抱收缩态度,但南方国家整体齐唤开放。随着南方国家的追赶和南北方实力消长的格局变迁,必将促进经济全球化的正面因素进一步积累、负面因素进一步式微。从贸易实力来看,无论是商品贸易还是服务贸易,均从1990年的“二八开”上升为2015年的“四六开”:南方国家货物出口额占世界比重从23.92%上升至42.1%,货物进口额占比从21.51%上升至38.93%,商品贸易占比从22.71%上升至40.51%,服务贸易占比从18.48%上升至34.52%。从经济实力来看,按汇率法计算,南方国家的GDP占世界比重从1990年的17.2%上升至37.6%; 按购买力平价法计算,南方国家的GDP总量占比已经超过北方国家,未来还将进一步拉开差距。可见,世界贸易和经济格局正在加快演变,多极化趋势更加明显。 

  越是在逆全球化思潮抬头时,越要保持清醒、理性。要看到,经济全球化的基本面还是好的,基础条件没有改变。各国尤其是南方国家的规模化生产、创新性发展、大范围贸易、持续性增长,无一不需要更为广阔的国内外市场,这将成为全球化发展的不竭动力。部分国家人为地隔断国际贸易、跨国投资、人员流动等交流与合作的纽带,意味着“双输”或“多输”的结果,是得不偿失的。 

  贸易和投资自由化有利于全球共同发展 

  经济全球化大势仍在,但不可否认全球化是一把“双刃剑”。近年来,逆全球化的倾向,暴露了发达国家主导下传统全球化的诸多弊端。因此,推动实现“新全球化”势在必行。 

  什么是“新全球化”?第一,以平等为基础,确保各国在国际经济合作中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第二,以开放为导向,不搞排他性安排,防止治理机制封闭化和规则碎片化;第三,以合作为动力,共商规则,共建机制,共迎挑战;第四,以共享为目标,提倡所有人参与、所有人受益。 

  “新全球化”与传统全球化有何区别?一是从不平衡到平衡的“新国际秩序”,南方国家将获得与经济实力、贸易实力相称的话语权和利益分配;二是从不安全到安全的“新安全格局”,各国应统筹应对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共同维护系统性安全,构筑好政治安全这一根本保障;三是从不开放到开放、不包容到包容的“新经济模式”,共同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继续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降低关税总体水平,逐步取消非关税贸易壁垒,并增强经济的包容性,着力降低基尼系数、失业率、贫困发生率,提高女性就业率和人类发展指数; 四是从排他到非排他的“新文明交流”,各种文明既不自我优越,也不盲目自卑,更不排挤他国,而应互学互鉴、兼收并蓄,推动人类共同文明实现创造性、创新性发展; 五是从不可持续到可持续的“生态体系”,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之路,推动节能减排,共同应对气候变化。 

  中国能为“新全球化”做些什么?沧海横流,方显大国担当。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吸引外资国、第二大对外投资国,中国应继续为世界作出理念贡献、机会贡献、制度贡献,成为推动实现“新全球化”的先行者、实践者、引领者。 

  一方面是实实在在、“真金白银”的发展机会担当。未来5年,中国将为各国提供更广阔的市场、更充足的资本、更丰富的产品、更宝贵的合作契机,包括将达8万亿美元的进口总额、将达6000亿美元的利用外资总额、将达7500亿美元的对外投资总额、将达7亿人次的出境旅游人次。 

  另一方面是共商共建、共赢共享的全球治理担当。中国作为主导者和倡导者,共建“一带一路”,成立丝路基金、亚投行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积极建设全球自贸区网络。中国作为倡导者,推动制定《二十国集团全球贸易增长战略》《二十国集团全球投资指导原则》,并发起《全球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联盟倡议》,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推动《巴黎协定》生效并作出减排承诺。 

  总之,中国将高举“新全球化”的大旗,积极推动有利于全球共同发展的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和服务便利化,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谋发展、以发展赢繁荣,既惠及中国人民,也必然惠及世界人民。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