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GDP增长6.9%背后的动力之源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6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冯蕾 方靖婷 | 来源:《光明日报》(2017年07月19日)

  “中国经济上半年增长好于预期,但是也有评论认为,经济的增长依然是靠基础设施等投资拉动,您怎么看待这个观点?”面对记者的提问,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18日在定时定主题新闻发布会上回应:“从客观数据和我们掌握的情况看,不支持这样的结论!”

  当前增长动力来自哪里 

  上半年,我国经济增长、就业、物价、国际收支等主要指标好于预期:经济增长6.9%;城镇新增就业735万人;货物进出口额13.14万亿元人民币,增长19.6%,服务进出口继续增长,6月末外汇储备30568亿美元,连续5个月增加。其他实物量指标和相关先导指标也实现同频共振,指标之间的匹配度明显增强,国内外机构和专家纷纷上调对中国经济增长预期。 

  当前,中国经济增长动力来自哪里?严鹏程认为,主要有四个方面: 

  一是消费已成为经济增长主要推动力,对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正在进一步增强。近几年持续扩大内需政策效果逐显,我国居民消费潜力正在有序释放,消费升级势能持续增强。从近三年的情况看,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48.8%、59.7%和64.6%,分别比投资贡献率高1.9、18.1和22.4个百分点。今年的情况也是如此,上半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达到63.4%,比投资高30.7个百分点。 

  二是创新引领的作用正在日渐凸显,新动能正在加快成长。上半年,我国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3.1%和11.5%,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快6.2和4.6个百分点。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新产品不断涌现并茁壮成长,“互联网+”推动线上线下加快融合,特别是分享经济广泛渗透,跨境电商、在线医疗、共享单车等新服务模式层出不穷,这些都为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注入新的强劲动力。 

  三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效应正在逐步释放,市场供求关系明显改善。一大批僵尸企业逐步退出,为行业内的其他优质企业发展腾出了空间,优化了行业的资源配置和生产力布局,推动了行业供求结构的好转,企业经营状况和市场预期明显改善。今年上半年,前5个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22.7%,其中5月份增长16.7%,比上月加快2.7个百分点。6月份制造业PMI(采购经理指数)为51.7%,比上月上升0.5个百分点;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4.9%,连续两个月上升。 

  四是企业发展环境正在持续优化,有效激发了微观主体活力。“放管服”改革持续深化,有效激活了各类市场主体的创业创新潜力和热情。上半年,全国新登记企业291万户,同比增长11.1%。服务业、制造业等领域开放程度继续提高,6月份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的《2017年世界投资报告》显示,中国仍然是全球最受欢迎的投资目的地之一。 

  投资结构是否在优化 

  上半年,国家发改委共审批核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87个,总投资4638亿元。截至5月底,13大类重大工程包已累计完成投资约9.7万亿元,开工56个专项、599个项目。 

  在一系列措施推动下,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的PPP项目加速落地。据有关市场机构统计,2014年1月至2017年6月,全国公示社会资本方中标人的PPP项目3774个、总金额5.6万亿元。其中2016年以来的项目达3205个、总金额4.6万亿元。 

  对于如何看待投资增长的问题,严鹏程认为,关键要看投资结构,“我想说明的是,今天的投资就是明天的供给”。合理有效投资不仅是推动当前经济增长的动力之一,更是决定未来供给结构和经济结构、提升中长期经济发展潜力的关键因素。 

  近年来,我国投资结构正在不断优化,大量投资与补短板紧密结合,投向了脱贫攻坚、提升公共服务能力水平、增强创新能力、支持企业技术改造等领域。上半年,高技术制造业和高技术服务业投资分别增长21.5%、22.3%,生态环保、水利、交通、教育投资分别增长46%、17.5%、14.7%和17.8%。 

  “中国经济结构正在不断调整优化,发展动能正在有序转换。中国经济完全有能力、有条件延续目前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实现‘双中高’发展。”严鹏程充满信心地说。 

  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缘何下降 

  据统计,今年1—6月,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45个国家和地区的3957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投资额481.9亿美元,同比下降45.8%。对于下降原因,应如何看? 

  严鹏程回应说,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去年同期基数较高的因素,也有我国经济发展持续向好、企业在国内投资信心增强的原因;既受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多、企业对外投资更加审慎的影响,也与去年年底开始有关部门加强对外投资真实性合规性审查有关。 

  他表示,我们支持国内有能力、有条件的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活动;支持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按商业原则和国际惯例的对外投资项目。尤其支持企业投资和经营“一带一路”建设及国际产能合作项目。同时,有关部门将继续关注有些领域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防范对外投资风险,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对外投资是我国企业参与国际经济竞争与合作、融入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重要途径。要不断完善对外投资管理体制机制,在推进对外投资便利化的同时,有效防范对外投资风险,促进我国对外投资持续健康发展”。 

相关文章